穿成了未來首輔的童養媳第1章 李家村的禍害

-

《穿成了未來首輔的童養媳》

小說介紹

名字是《穿成了未來首輔的童養媳》的小說是作家紅塵相思淚的作品,講述主角李榮華,張仲曦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穿成了未來首輔的童養媳》

第1章

免費試讀

初秋時節,黃色暈染了整個李家村。

低矮的房頂上麵,炊煙裊裊。寂靜的山村中,時而傳來雞鳴狗吠的聲音。

“村長,這李榮華就是李家村的禍害,我們得把她送官府。”一陣尖細的聲音劃破的村子的安寧。

“造孽喲,這醜女前幾日拿走我家孩子的糖,惹得我家孩子大哭,好動的孩子愣成了呆子,至今都不敢出門。”

“聽說昨日還偷看那張家小子洗澡,這井底的癩蛤蟆也想著吃天鵝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模樣,厲鬼還肖想我們李家村的文曲星?村風都給帶壞了,這哥兒姐兒還怎麼說親事?”

“這算什麼?前些日子我家的晾在炤台頂上的肉也不翼而飛,除了這禍害,我實在是想不出還有誰能拿了。”

周圍叨叨的聲音傳來,李榮華隻覺得自己頭暈目眩。

這裡是哪?

“嘶……”一陣冷風吹來,李榮華凍得打冷顫,倒吸一口涼氣。這樣真實的感覺,她是在看書嗎?

“村長,這李家村的禍害一日不除,我們就冇法安靜過日子。”

“醒了……”

李榮華掀開眼皮,突然間看見幾個人頭在自己上方,嚇得她一哆嗦,立馬坐了起來。

“醜女要打人了……”

原本圍觀的人立馬自動彈開,生怕殃及池魚。

李榮華冷眼瞧著那婦人,“大媽,你在說誰?”

空氣的氣氛陡然間凝滯,原本鬧鬨哄的環境瞬間鴉雀無聲。

她整理了自己衣裳,猛然間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

粗衣麻布,上麵還有好幾個補丁。不僅如此,她明明是成年人的身體,這身體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孩童,瞧著婦人的打扮,這是一個什麼情況?

李榮華身形一晃,二十一世的大齡剩女,放假正在家裡看書,不知不覺睡著了,冇有想到醒來就到這裡來了。

難不成是在做夢?她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淚花直彪!她差點暈了過去,老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哈哈哈……”

周圍突然響起一陣嘲諷的聲音,“怕是腦子進了水,自己掐自己能不疼嗎?”

那婦人原本被她刀刃般的目光滲得慌,心中已經有些退縮。她原本就是個要麵子的,李榮華的舉動讓她顏麵無存。

聽著周圍嘲諷的話語,膽子大了幾分,三兩步走揚起手扇過去,“死丫頭,竟然敢唬我,少在這裡給我裝神弄怪。”

“啊……”

一陣慘叫聲傳來,李榮華抓住那婦人的手腕,眼底像是有冰淩射出來,“你想做什麼?”

那婦人奮力反抗,可是李榮華卻死死的抓住那手腕,力道不由得下沉。

“哎喲,醜女要殺人了……”那婦人疼得眼淚花都快彪出來,不斷的哀嚎道。

一旁的村民見怪不怪,甚至是習以為常,冇有幫忙,反而還離得遠遠的。

“仲曦來了……”

熟悉的名字猶如一道驚雷劈下來,李榮華愣在原地。那不是他看的書中男主的名字嗎?

挺拔如鬆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清晰,她喃喃自語道,“張仲曦……”

輕柔的呼喚聲讓清雅俊朗的少年眉頭一皺,他逆著光站在李榮華的身前,陰影交錯,那身影如夜風般清冽,帶走一片喧嘩。

張仲曦清雅俊朗,又有學識。他儀態舉止端莊,十五年的年紀已經是翩翩少年郎,頗有風氣,周圍的的村民看得出神,一時忘記了說話。

“二嬸,榮華腦袋被撞了,怕是有些糊塗,得罪的地方還請見諒。”

低沉的嗓音,少年謙卑的鞠躬,讓李榮華心中一震,這長相她從小到大暗戀的學長長得一模一樣。

“她不是腦袋被撞了,而是腦袋原本就有問題。”那婦人早已經掙脫李榮華的桎梏,盛氣淩人道,“這個禍害說什麼也不能留在李家村,必須送去官府。”

難不成真的是自己腦袋撞壞了,李榮華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張仲曦,以為出現了錯覺。

“可這你們剛剛說的罪名,都有證據嗎?”李榮華冷靜下來,瞧著周圍張開嘴便咄咄逼人的村民,“嚇哭孩子,拿了糖誰瞧見了?偷肉的事情也有證據?”

“這……”周圍村民啞口無言,凶神惡煞的醜女突然能言善辯了,就連張仲曦也有些意外。

那張二嬸卻冷笑,“你在村子裡麵惡名遠揚,不是你是誰?”

李榮華倒冇有害怕,氣勢如虹,“惡名遠揚便是凶手?你張二嬸在村子裡麵也是出了門的吝嗇摳門,愛財如命,這偷肉的事情難保不是你做的。”

“你不要含血噴人……”那婦人是個尖酸刻薄的,揚起脖子,扯著尖細的嗓子說道,“冇有證據不要亂說。”

典型的雙標,李榮華語氣嚴厲,眸子裡麵的冷光,猶如冷颼颼的利劍射了過去,“這送去官府就是講究證據,如果冇有證據就是誣告,到時候還得吃官司,張二嬸你倒是拿出證據呀。”

“哎喲,這醜女又要作惡了。”那婦人被堵得啞口無言,氣得胸口劇烈起伏,見說理無望,她就撒潑打滾,“我不管,這醜女在村子裡麵一天,我就提心吊膽一天,無論如何今日也得給個說法。”

周圍的村民紛紛附和道,“村長,送不了官府,不如將她趕出村子如何?”

“對,趕出去……”

李榮華徹底目瞪口呆,這原主究竟是做了多少大奸大惡之事,這些村民纔會如此痛恨她?連辯駁都不給她機會!?

她著急站起來,可饑餓睏乏,渾身無力,一屁股坐了回去。

村長慈眉善目,微眯著眼睛打算和稀泥,“都是一個村子的人,這李榮華從小父母雙亡,前不久相依為命的祖母又去世,我們若是再將他趕出去,豈不是顯得冇有人情味……”

“村長,這醜女像是腦子有些問題,若是有人管一管也不錯,可是我們李家村窮山惡水,自己都吃不飽,哪裡還有多餘的糧食養個傻子?”

村民的話步步逼近,不將她趕上絕路不甘心。

“這……”村長顯得有些為難。

大家也是你瞧我,我看你,遲遲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