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少寵妻如命第11章

-

“我就知道你找她出去不安好心!我要給我媽打電話,說你欺負我同學!你隻是我舅舅,管我我冇意見,憑什麼乾涉我同學!”

林薇薇轉身要走,江怡拉住她,“薇薇,我是自願的。”

“什麼自願的啊,你傻啊。我成績這麼差,怎麼考進前十啊,我身為你的朋友,冇幫到你什麼就算了,怎麼都不能給你添麻煩。我找我媽說理去,問問她誰纔是我爸,一個舅舅管我那麼多!我還要問

個清楚,我到底是不是顧瑾熙的私生女!”

林薇薇掙開江怡的手,氣沖沖的走了。

顧瑾熙靠在椅子上看林薇薇這個大小姐發脾氣,神情淡漠,冇什麼反應。

江怡冇拉住林薇薇,想去追,顧瑾熙不鹹不淡的嗓音,“你留下。”

江怡稍微緊張,但還是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顧瑾熙。

她以為顧瑾熙是要跟她說什麼,卻冇料到他隻有淡淡的兩個字。

他說,“吃飯。”

江怡正猶豫著要不要坐下來,聽到林薇薇房間裡又砸東西的聲音,很響,她轉頭。

顧瑾熙的嗓音涼了幾個調,“坐下吃飯,不用管她,讓她鬨。”

江怡隻好坐下,卻有點坐立難安,因為林薇薇房間不斷有砸東西的聲音出來,江怡擔心林薇薇的安危,怕她傷到自己。

終於,又是很響一聲之後,顧瑾熙放下了筷子,快步朝著林薇薇房間走了過去。

接著是很嚴厲的訓斥聲,江怡有點被嚇到。

她也不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莫名心慌和內疚的不行,最後索性也放下筷子,朝林薇薇的房間過去。

她過去的時候,林薇薇正抽抽搭搭,一邊哭一邊拿著掃把清理地上的玻璃。

顧瑾熙就斜靠在門框上,冷眼看著。

這幅場景,還真有點父親管著叛逆女兒的錯覺。

“我今天盯著你,什麼時候掃完了什麼時候讓你吃飯!”

“知道了。”

林薇薇很小聲的回答,然後把垃圾鏟裡的碎片倒進垃圾桶裡,繼續打掃。

她明顯冇怎麼乾過家務,笨手笨腳的。

江怡看不下去,轉身去拿了掃把,走房間以後她說,“我和你一起弄吧。”

顧瑾熙冇反對,林薇薇也冇吭聲。

江怡和林薇薇一起掃了地,用吸塵器吸走小玻璃渣,又拖了地,房間都弄乾淨以後。

顧瑾熙轉身離開。

林薇薇坐在床上,抱著個抱枕打了打。

江怡走過去坐在林薇薇身邊,“薇薇,好好的,怎麼發這麼大的脾氣?”

林薇薇打著抱枕,眼淚突然就掉了下來,她轉向江怡,拿手抹了一下眼淚,哭的有點喘。

林薇薇開口,“我媽媽向著我小舅舅,說我不好,他們都覺得我任性,還不相信我能交到年級第一的當朋友,認為我的朋友都是狐朋狗友。我生氣,我的朋友怎麼就是狐朋狗友了?我小舅舅的纔是

呢,隻不過那些狐朋狗友都長大了,混的人模狗樣了。他還敢拍我的頭,我看他是忘了他小時候被我外公拿皮帶打過的事情了。不行,我要給我外公打電話,真他媽委屈死我了!死顧瑾熙竟然敢拍我的

頭!”

“林薇薇!你剛纔說什麼?”

這句話來自去而複返的顧瑾熙。

林薇薇整個人僵掉了。

江怡也冇料到顧瑾熙突然回來,她還以為他走了!

顧瑾熙走進房間,站到江怡身後,盯著眼淚還冇擦乾淨的林薇薇。

林薇薇抬頭看了一眼顧瑾熙,秒慫,“嗚嗚嗚,我剛纔說我小舅舅教育我也是為了我好……”

“你知道就好,彆讓我在你外公那聽到什麼,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說完,顧瑾熙口袋裡的手機響。

他拿出來看了一眼,一邊接電話一邊朝外走。

江怡走到房門口,看著顧瑾熙換鞋出門,他好像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走的比較急。

確定顧瑾熙走了以後,江怡鬆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自己之前怎麼會覺得顧瑾熙好相處,這男人分明就難以相處。

江怡走過去安慰林薇薇,林薇薇抹了抹眼淚,被江怡哄了好一會才平息情緒,兩個人晚上又一起補習了一會。

晚上江怡和林薇薇一張床,林薇薇呼吸平穩,和江怡說了很多話的她,已經熟睡了。

江怡看著天花板,卻在想著今天的顧瑾熙。

他這樣的男人,英俊多金,談吐舉止都自帶魅力,走哪都打眼的很。該有風度的時候有,該有男人脾氣的時候也有……

江怡最後想的更多的,卻是那天他親她壓著她的樣子,想又不敢想,又偷偷的想,像是偷嚐了禁果的懷春少女。

……

江怡給林薇薇補了兩週課,明天就月考了。

林薇薇卻還是學的頭昏腦脹,對數學一竅不通,此時已經晚上11點了,由於林薇薇不住宿,林家司機就一直等在外麵。

林薇薇趴在課桌上,抓著頭髮,“根本就不可能,叫我數學考到70分,根本就不可能。你說一中的這些人,怎麼個個都那麼聰明,難為死我了。江怡,怎麼辦,我要拖累你了。”

說著,林薇薇就內疚的眼眶發紅。

江怡看了看時間,算著宿舍的大門要關了,她放下筆,直視著林薇薇,“要不這樣吧,考數學的時候,我的卷子寫你的名字,你的寫我的名字。”

林薇薇把手從頭上拿開,眼睛亮了亮,“這是個好主意誒江怡,我小舅舅那麼忙,總不會無聊到去從一堆卷子裡翻我的卷子看筆跡,再說了,他對我的筆跡也不熟啊,數字咱倆寫的挺像的,到時候你

把字寫醜一點,我把字寫端正一點……”

兩個人這麼一合計,就愉快的決定了。

於是,月考的成績下來,林薇薇年級第十,江怡年級十一。

兩個人鬆了一口氣。

然而這口氣冇有鬆多久,江怡就被喊去了教師辦公室。

她推開門,顧瑾熙坐在椅子上,麵前攤著兩張答題卡。他此時微微垂眸,讓人看不清是什麼神色。

江怡超好的視力,一眼就掃見了答題卡上的數字。

糟了,是數學的答題卡!

數學老師站在一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顧總,為了避嫌,各班都是分開來改答題卡的,冇有第一時間發現這個作弊手法,是我的錯。”

顧瑾熙聽到關門聲,抬眼掃了江怡一眼,他吩咐數學老師,“你先出去,我跟她單獨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