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鯉公主寵如寶第2章 第2章

-

《錦鯉公主寵如寶》

小說介紹

雲琯琯司明朗是《錦鯉公主寵如寶》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梨花小帶魚,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錦鯉公主寵如寶》

第2章

免費試讀

身處在後宮中的眾妃嬪,對這位新來的公主態度各異。

曇華殿,宮女環兒正為林妃梳頭。

“娘娘,這公主來得突然,一點也不合規矩啊。”

林妃的麵容在鏡子中略顯憔悴。

她語氣淡淡,“合不合規矩,自然是皇上說了算。”

林貴嬪是林妃的堂妹,藉著家中勢力在後宮一直混得不錯,也被雲承弼招幸過好幾次。

這次竟然因這個橫空出世的公主被打入冷宮?

她打心底就對這個公主喜歡不起來。

三皇子雲星華端著茶盞走過來,“喝茶。”

“乖。”林妃欣慰地接過茶盞抿了口,轉而卻長歎了聲,“你父皇新添了位公主,以後來看你的時間怕是更少了。”

雲星華已經五歲了,可惜先天不足,到現在說話還是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在眾多皇子裡也不討喜,雲承弼一個月纔來看他們母子一次。

“妹妹,小......父皇照顧她,很好。”

雲星華讀不懂母妃的困擾,清澈的眸子裡反而滿是歡喜。

他這還是頭一次有妹妹。

要不是母妃攔著,他恨不得立刻奔去妹妹身邊,同她親近呢。

林妃隻得抱著雲星華撫慰,“傻孩子。咱們先不動,後宮哪幾個冇有省事,且看著好了。這個公主能不能平安,長大還不一定呢。”

此刻,在鬆林殿的容妃就對公主很是不滿。

“太子之位還不曾定下,皇上就封了那麼個丫頭做公主,那我的大皇子以後豈不是矮她一頭了?”

她美豔端方的臉蛋上浸滿了鬱氣,“皇上當真是不眷顧容家!”

容妃出自容將軍府邸,是當朝武將的嫡妹。

後宮之中她與林妃的位份齊平,但家室卻高出林妃很多。

一旁正在看書的大皇子雲景煥溫聲開口,“母妃,這樣的話切勿再說了。父皇對容家已經恩寵無限了。”

雲景煥已經七歲了,說話做事都像個小大人。

他對新添的這個妹妹冇有好感。

公主再可愛能可愛到哪裡去,父皇對她的寵愛怕也持久不了幾時。

更何況,封公主一事,壽康宮的太後怕不會輕易點頭。

正如大皇子所料,封公主之事才傳出去半日,太後就氣勢洶洶地擺駕到了春熙殿外。

她雖不是雲承弼的生母,但扶持天子登基又監國多年,一向最重視皇家的顏麵規矩。

哪裡容得一個卑賤宮婢所出的女兒,一躍成為公主?

太後威嚴的聲音迴盪在宮殿內,“江氏生的那女嬰在何處?”

四下的宮婢瑟瑟發抖,無人敢應答。

太後身側的大宮女立刻找了一圈,將還在繈褓中的雲琯琯抱了起來,徑直送到了太後的跟前。

太後滿麵不悅,伸手撥開被褥想看看小東西的真顏。

雲琯琯還在做夢,她夢到自己在慶功宴上啃雞腿。

經紀人破天荒不讓她節食了,喊她使勁吃!

雲琯琯一把抓住眼前的大雞腿要往嘴裡送,隻送到鼻尖怎麼就嗅到一股幽蘭花的甜香味......

這雞腿子還挺特彆。

太後的手指猝不及防地被眼前的奶娃娃握住。

她眉間微蹙,心道這小傢夥還挺靈,知道哀家要開罪於她,就先示好?

太後不由多看了眼雲琯琯,可就是這一瞥,卻讓她震驚萬分。

這孩子的那顆淚痣......

怎麼跟她當年夭折的女兒生得一模一樣?

大宮女見得太後神情異樣,趕忙扶住了她,“娘娘,保重身體啊,不值當為著卑賤的東西傷神。”

太後穩了穩心神,看向雲琯琯的眼神大不相同,連眼底也濕潤了。

算算時間也已經整整十八年了,難道真是她心愛的琯兒回來了?

雲琯琯幽幽醒轉過來,睜眼就看到眼前有箇中年的美婦,對著自己默默垂淚。

她嚇了一跳,這漂亮姐姐怎麼這麼傷心?

雲琯琯可見不得這個,她費勁揚起小手為太後抹淚。

溫熱的搭在太後微涼的麵頰上,淚水滲過雲琯琯的指縫。看著奶娃純真無辜的眼眸,太後忍不住將雲琯琯抱在了懷裡,泣不成聲。

周圍的宮人都嚇了一跳,不知太後這是怎麼了,劈裡啪啦地跪了一地。

“太後,你......要對朕的公主做什麼?”

雲承弼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

他接到太後要發難的訊息,下朝匆匆趕來要護著女兒。

可踏入殿內,雲承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向不苟言笑的太後,竟正親熱地抱著小公主?

太後抹了抹眼角的淚珠,“皇帝,你的人是如何照看小公主的?她怎麼瘦弱得跟隻小貓一樣?若是朝政太忙,哀家親自照顧公主。”

已經七八天的孩子,竟跟剛生出來差不多,可憐得很!

雲承弼眸光微愣,“親自照顧?”

一向跟他唱反調的太後,居然認可他封賞的公主,還要親自照顧?

“不必了。”雲承弼很快淡淡推拒了,“多謝太後對公主的愛護之心。”

自登基之後,他們母子二人之間的隔閡日益加深,非一朝一夕能夠消解的。

如今公主是他的寶貝,更是他的軟肋,斷不可能拱手交給太後。

太後對皇帝的冷臉習以為常,她冷哼了聲,“難道你還怕哀家會加害於她?”

兩人針鋒相對,誰也不讓誰。

殿內的氣氛安靜得令人窒息,趙琦捏了把冷汗,往日太後和皇帝爭執起來,那可都是城門著火殃及池魚......

偏在這時候,雲琯琯的肚子響了。

叫得驚人不說,還連帶轉了幾個調,窘得她臉色漲紅。

太後和雲承弼齊齊朝她看了過來。

夭壽!

她原本隻想在邊上吃瓜看戲啊,這下倒好全來看自己笑話了。

太後沉著張臉,“公主怎麼餓成這樣?”

內侍趙琦趕忙應道,“太後有所不知。皇上對小公主那是無微不至啊,可惜公主不知是不是思念亡母過度,這幾日都不肯喝奶。”

雲承弼也很心疼,精挑細選了幾個奶媽來喂雲琯琯,可她卻根本不肯喝。

整個太醫院都被折騰得底朝天,也看不出小公主得了什麼病。

雲琯琯有苦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