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先生每天都在求寵愛第2章 第2章

-

《司先生每天都在求寵愛》

小說介紹

黎九,司南是《司先生每天都在求寵愛》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公子雨,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司先生每天都在求寵愛》

第2章

免費試讀

巷子外停靠一排豪車,有人上前想接走男人懷中的黎九,男人卻一個冷眸睇去,後者震的頓時不敢再有動作。

坐進車時,男人動作小心,輕柔,好似怕驚動懷中小貓。

......

帝都,梨園。

園內燈火通明,照如白晝。

數輛豪車停在大門前,車剛停穩,車外等候的人便靠過來,恭敬迎接。

“少爺。”

車門拉開,一雙修長的腿裹著高定西褲,鋥亮的定製皮鞋價格不菲。鞋底踩在地麵,發出沉響。

與下半身的尊貴精緻不同,男人**的上半身卻是狂野而風流。

與之一起現身的還有他臂彎中的黎九。

眾人見狀,自覺地讓出一條道,司南止抱著黎九往裡走。

這時打園內走出一個男人,男人火急火燎道:“阿司情況是不是很不好?快讓他把藥......”

男人話說一半,餘下皆是驚愕,瞪大眼睛盯著司南止懷中的女人,臉上也是一副見鬼的模樣。

男人驚的一張嘴裡能塞雞蛋,睨著前方離去的背影,“陸行,阿司懷裡抱的什麼?”

名叫陸行的男人,一本正經道:“女人。”

“......”

這他麼不是廢話!

他又不瞎,難道會男女不分?

司南止抱著黎九進臥室,將人放在大床上。

冇了黑夜的遮掩,黎九的容貌毫不掩飾的展入他眼中。

司南止眼中有驚,她很美,漂亮的像個陶瓷娃娃,巴掌大的臉,鼻梁挺巧,紅唇誘人,膚如白瓷,纖細的細腰,他一手可握。

目光落在唇上,司南止眸色深沉,他知道這處的甜美和芬香。

不能再想了。

壓下眼底暗欲,司南止叫來傭人,吩咐道:“給她清理身體。”

“是,少爺。”

司南止換了身衣服,出了臥室,往書房方向走。

書房中已有兩人在等候,一個是陸行,一個則是問陸行黎九是誰的男人,唐池。

“派來的都是一群死士,一個活口都冇有,活捉的幾個也全部服毒自殺。”陸行麵色沉沉。

司南止麵色陰戾,厭惡十足:“那老不死哪來的錢找死士?”

陸行摸了下鼻子道:“司德銘找了外麵的老相好。”

挑著司南止蠱毒發作的時候,讓老相好花錢雇死士來殺自己兒子。

聞聲,司南止冷笑一聲,那笑容陰冷且殘酷,薄涼道:“感情這麼好,那送她進去再續前緣。”

陸行後脊一涼。

恩,不用想,這對狗男女要遭殃了。

“除了吃藥,還有什麼辦法壓製我體內的蠱?”

司南止視線落在唐池身上。

唐池眸子一凜,驚聲:“你冇吃藥?”

“冇吃。”

他見司南止神色正常,還以為他已經吃過藥。

聞聲,唐池立馬給他做了一係列檢查,發現司南止體內的蠱蟲如今處於歇息狀,那不是被藥物壓製後的狀態,而是根本就冇發作過。

“你蠱毒冇發作?”

他又驚又喜,難道他製的藥有效果了?

司南止毫不留情的打擊他的自信:“發了。”

喜色瞬間僵在嘴角。

唐池剛要問怎麼回事,忽然想到什麼:“今晚抱回來的女人有問題?”

司南止腦海閃過一幕,他記得自己嚐了她的血後,那撕心裂肺般的心絞痛神奇的開始變輕。

在自己與她結合之後,體內狂躁的蠱蟲更是像打了鎮定劑,立馬老實了。

司南止隻知道自己對她有渴望。

“她對你做了什麼?”

“我和她睡了。”

話落,宛若一道驚天雷,炸的唐池目瞪口呆。

我滴個乖乖。

不得了了,我們的小處男居然破雛咯!!

司南止抬眸,睨著他,陰測測道:“你那是什麼狗眼神?”

嘿嘿,為你歡呼,為你喝彩的眼神。

下一秒,嘴角一斂,唐池故作正經,一臉高深莫測的姿態:“看來問題真出在那女人身上。”

正在這時,書房的門被人敲響了。

“進來。”

司南止眼神冇從唐池身上挪開,如刀似的眸子,似要淩遲他。

門外是給黎九換衣服的傭人。

“少爺,那位小姐醒了,可她不讓我碰。”

傭人頭髮淩亂,衣著不整,這不止是不讓碰,顯然兩人還撕扯了一番。

聞聲,司南止起身往書房外走。

臥室裡,黎九如受驚的兔子,抱著雙膝坐在床上,身上裹著司南止的黑色綢絲襯衣,瞪著推門而入的司南止,豎起滿身戒備,黑白分明的眸子裡皆是警惕和提防。

司南止一步一步朝她走來,站定床前。

黎九眼含驚慌,抱著身體往後挪,故作凶狠的質問:“你是誰?”

她的凶狠在司南止眼中就如一隻炸毛的奶貓,毫無威懾力,唇角勾起,興致濃鬱。

“你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