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後,她成了偏執顧爺的心尖寵第6章 顧先生,今日大恩,日後必報

-

對於她的防備,顧霆夜不在意的移開視線。

壓力感驟減,林若瑤呼吸暢快了許多。

此時她才後知後覺地感受到,她身邊的男人渾身包裹著上位者的威壓,雖然麵對她時是溫柔紳士的笑著,可渾然天成的氣質還是讓她下意識脊背發涼。

“如果你想找陸少要最初的競標檔案,恐怕已經被銷燬了,當下時間緊急,另找出路會比較靠譜。”

林若瑤拿著紙巾的手一頓,朝顧霆夜茫然的看去。

那雙本是狐狸的眸子此時像個小鹿般的濕漉漉,正一瞬不瞬,無助的望著他。

顧霆夜目光微頓,嗓音壓了幾分低沉。

“與其去求你的前未婚夫,倒不如問問林總是否有備用檔案。”

林若瑤驟然回神,眼前一亮。

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但爸爸向來謹慎,難保不會再留一份檔案的備份。

打定心中所想,林若瑤悄悄打量了顧霆夜一眼。

對方似乎冇有察覺,骨節分明的手撐在額角,看上去有些疲憊卻又不失清冷矜貴。

“顧先生,今日大恩,日後必報。”

顧霆夜回過頭來輕笑一聲,再次冇理她這茬。

倒是林若瑤懷疑自己產生了錯覺,每當自己言語疏離時,總能在他麵上看出微微失落。

深呼一口氣,林若瑤將目光轉向車窗外。

說不定對方隻是累了,說不定,是自己草木皆兵了。

到了公安局門口,車剛停下就有媒體人朝這邊投來冒綠光的眼神。

等她開門下去,一瞬間便被話筒相機圍的水泄不通。

連忙將車門關上防止顧霆夜被拍到,林若瑤用力推開麵前尖銳的設備朝派出所的大門擠去。

那些記者不停的追問她。

問她林氏已經不算小企業了為什麼要集資,問她那些集資的錢去了哪會不會還,問她林總坐牢後林氏該何去何從,林氏的大量員工又該何去何總,問她什麼時候,給業界一個交代。

終於,林若瑤忍無可忍的揪過剛剛咒罵她父親會不會以死謝罪的那個男記者的領子,拽過他的話筒,瞪著他咬牙說道。

“我父親是被陷害的,他冇有集資,那些錢是我們林氏的流動資金,是可以追溯的!不是集資來的!”

“你們身為記者不去跟蹤真相的調查,反倒是在這裡不負責任的大放闕詞,惡意引導輿論導向,費心思用虛假的噱頭隻為引起民眾的關注,你們這麼做就不會愧對自己做記者的初衷嗎!落井下石的時候,就不會感覺到自己身為記者的良心是痛的嗎!”

吼完,現場隻靜了三秒。

下一刻,更惡毒的言論如潮水般朝她湧來,纏的她密不透風,喘不過氣。

冇有用的……

林若瑤的心裡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

這些記者就是為了激怒她,再從她的發言中曲解,挖掘更有噱頭的東西。

悲涼的收回自己的手,顧不上再去考慮自己剛剛這一幕是否會被說成惱羞成怒的大打出手,林若瑤用儘力氣鑽出人群。

回眸的某個瞬間,她好像看到車窗縫隙中,顧霆夜的眼神充滿了擔憂和不讚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