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後,她成了偏執顧爺的心尖寵第7章 尚有轉機

-

她知道,她被衝昏頭腦了,但她顧不上那麼多了。

跑進大廳,拉住一個警員問到了父親所在的審訊室。

表明身份和來意,做完一係列手續後,她站在一扇鐵門前,做了好幾個深呼吸。

找鏡子整了整自己的儀容,身上的傷口能遮的遮住,遮不住的藏在身後,終於做好心理準備,她緩緩推開了那扇關著父親的門。

吱呀一聲,入目光線暗淡。

昏暗的屋子中間亮著一盞強光燈,像個惡魔張開了血盆大口,準備將她吞入無儘的壓抑。

“爸……”

椅子上的男人受驚的抬起頭,看到是她,驟然激動了起來。

“瑤瑤!你怎麼來了!你你你,你快走!快帶著你媽媽走!”

“爸!你在說什麼!”林若瑤驚慌失措的衝過去按住激動的父親,“爸,你問心無愧我們為什麼要走?”

“可是,可是他們說我非法集資……”

林成斌失了神的跌坐回去,兩隻手腕上的銀銬桄榔作響,他明顯不知道自己在喃喃自語些什麼。

“爸,你看著我。”林若瑤用力抓緊他的手臂,“爸,女兒要你親口告訴我,你有冇有非法集資過?”

林成斌突然急了眼,躥起來大吼一聲:“冇有!就算是以前需要集資,我也是用的公司的名義,冇做過詐騙,冇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我就算是以前集資那也都是按合法流程來的啊!無奸不商,但我至少也是講良心的!怎麼會非法去斂財!”

林若瑤重新將他按下,抓著他的手平複著說道:“爸,你聽我說,這整件事就是個陷害,怪我將您競標的檔案拿去再拿回來時被掉了包,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咱們公司競標的證據,如果能找到證據,一切就還有挽回的餘地!”

“爸,我記得你以前習慣性把所有檔案準備兩份,那這次的競標檔案,爸你有冇有留備份?”

林成斌被她的冷靜所感染,漸漸清醒過來手忙腳亂的思索起來。

“有的,在我辦公室書櫃後麵藏著個巨大的保險櫃,鑰匙我這裡一把,你劉叔那裡一把,我這把已經被公安局的人連帶著所有東西都收走了,你快去找劉叔!”

“好,爸,你冷靜下來再仔細想想,咱們參與競標提前準備出來的這筆資金,有冇有在競標後動過地方,比如轉到其他賬戶,或者有冇有被人經手過?”

林若瑤緊緊握著父親的手,像是給予力量,也像是從父親那裡汲取力量。

她不得不多留個心眼,她怕的是陸寧軒會擺她不止一道。

林成斌反向包過林若瑤的手,人看起來平靜了不少。

“資金都是簽在公司的財務戶頭下麵的,應該不會有人動……你懷疑,陷害我的人會同時在錢上動手腳?”

林若瑤麵色凝重的點下了頭。

林成斌手還有些抖,一場钜變使他心神不寧的麵色蒼白。

“如果要動,那就隻可能是咱們公司自己的人了。”

林若瑤心裡清楚。

她怕的,就是錢也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