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宿主知乎第2章

-

我有個大膽的猜測,但我不知道對不對。

就像前麵說的,瑪麗蘇小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我可能是得精神病了,得去精神科看看。

我頓住腳步,準備出去掛號,恰在這時,老爺子和黑衣人又打開了病房門。

他拄著柺杖,笑得樂嗬嗬:“剛剛忘把這個合同給你看了,要是我這大孫子在你的合同期內醒來的話,我會額外給你八千萬。”

我又頓住腳步,接過黑衣人遞過來的合同,粗粗掃了一眼,果然是八千萬。

簽上我的大名時,耳邊還在響著那個男人和金屬音的對話聲。

他倆的聲音似乎隻有我能聽見。

金屬音:“看喏,你爺爺來給你助攻了。”

金屬音:“隻要她跟你待的時間夠久,你這張臉,一定會讓她鬼迷心竅,然後不由自主地親你的!”

男人很無語:“神經病。”

“正常人都做不出這麼變態的事情吧。”

我陷入了沉思。

假設我不是腦子出了問題,而是那男人有係統,我卻恰巧能聽到他們說話的話,那按他們所說,我隻要親病床上的那個男人,他就能提前醒來,他醒來的話,我不僅能有五千萬,還能有額外的八千萬。

債能還清,我爹的看病錢也綽綽有餘。

而且這假設是真的概率很大,畢竟瑪麗蘇小說世界什麼都有可能。

我靠,那簡直未來一片光明啊。

“冇什麼問題的話,老爺子我就……”

“等一下,”我指了指病床上的男人,“不危及生命,我對他做什麼都行?”

老爺子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如果你有把握能讓他醒來的話。”

那冇問題。

我昂首闊步地走到病床旁,在眾人的視線下,拔掉了他的吸氧器,捧著他那張看起來就很脆弱的臉,吻了上去。

光是嘴貼嘴還不夠,我大膽地跟他進行了一個深度接觸。

親親算什麼,那可是五千萬加八千萬啊!

金屬音的語調都有了起伏:“你看,”它略顯乾澀地說,“這位就很上道了。”

那男人冇有迴應它,就連周遭的人,也冇發出任何聲音。

我猜應該是被我這一舉動嚇到了。

也不知道親了多久,親得我嘴唇都有些麻了,那男人也冇任何反應,等到我都快懷疑我是不是真的得精神病的時候,那金屬音終於又說:

“我都說了吧,你可是男主的哥哥,女主的白月光,這是什麼概念?那就是你這張臉比男主更吃香,你的任務對象才見了你幾分鐘,就迷成這樣,我覺得咱們做任務的未來十分光明。”

我:“……”

等等,什麼東西。

男主的哥哥?女主的白月光?

我立馬鬆手猛退十步,病弱帥哥的頭重重砸在枕頭上,伴隨著一聲嗓音沙啞又虛弱的“啊”,他睜開了眼睛。

老爺子和黑衣人們歡呼了起來,我卻縮在偌大病房的一個角落。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隻覺得吵鬨。

好訊息,親了十分鐘,八千萬到手。

壞訊息,我可能要被男女主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