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苑雪蕭洵小說第10章

-

場中鴉雀無聲。

銀光劍影間,仿若天地傾斜,雷霆萬鈞滾滾而來。

倏然舞畢風平浪靜,唯獨那把銀霜青鳥劍還在發著耀眼清光。

窗體底端

一曲《裴將軍滿堂勢》舞畢,眾人心中大為震撼,餘波未平。

良久寂靜後,滿堂喝彩。

更有人當場吟詩:“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太後目光幽遠,隱有淚意:“容家小女,儘得她外祖母真傳呐!”

容苑雪回到坐席上,容簌雙冷聲詢問她:“你是如何進宮的?”

容苑雪淡然開口:“是太後孃娘想見我。”

容簌雙忿忿握拳,冷睨著容苑雪。

“將錦繡的風頭都搶儘了,你很得意是不是?”

容苑雪從前以為,母親不喜歡她是因為她長得不美,不夠出類拔萃。

直到這一刻,容苑雪才終於醒悟,喜惡從來冇有公平與道理之說。

心臟悶得喘不過氣,容苑雪起身離席。

她走到蓮池旁。

卻見熒光點點中,蕭洵負手而立,宛若謫仙。

這一刻,他就是黑夜中的唯一光亮,亦是她生命中的明燈。

容苑雪不由自主向他靠近:“師兄。”

蕭洵回頭看她,眸中閃過詫異:“你怎麼來了?”

“有些悶,我隨便走走。”心底濃烈的情愫呼之慾出,容苑雪忍不住顫抖,“師兄要入朝為官?那往後……還去老師處上課嗎?”

蕭洵沉思一瞬,淡淡道:“嗯,無事不會去了。”

此後見麵的機會,少之又少。

容苑雪不假思索,脫口而出:“師兄,那片紅楓我看到了!師兄的情意,我也收到了。”

她頓了頓,緊張的揪著裙襬:“我也心悅師兄,情深意重。”

寂靜的蓮池邊,隻聽得容苑雪劇烈的心跳聲。

“也?”蕭洵蹙眉。

容苑雪尚未回過神,便聽他淡淡開口:“上次的書,是彆人贈予我的。”

所以……那本書是他隨意轉贈她的?

“還有事嗎?”蕭洵淡漠的令人心驚。

容苑雪愣在原地,默默攥緊了拳頭。

“師兄!”她耳根紅得滴血,“我知曉自己還不夠好,但是我會努力的,終有一日,我能與你並肩!”

蕭洵瞳孔一震,似是未料到容苑雪竟會勇敢說出這番話。

他抿了抿唇:“容苑雪,我心中另有其人,會在此處是為了等她,若無旁的事,你先行離去吧。”

猶如一道驚雷劈在心上!

容苑雪眼眶滾燙:“那,是我認識的人嗎?”

“不是。”蕭洵下頜緊繃,似是被她追問的有些煩悶。

“師兄喜歡的人,一定冠絕京都,我,我祝福你們……”容苑雪哽嚥著,邊說邊退。

腳下一個趔趄,她竟直直摔入蓮池之中。

刺骨的寒不及心上的痛,容苑雪滿身淤泥,狼狽的往岸上爬。

蕭洵彎腰,容苑雪伸出手。

她卻唯恐避之不及:“不用了師兄,我身上臟,不能弄臟了你,冇事的……我要回去了。”

麵對一路異樣的目光,容苑雪視若無睹,心痛的難以呼吸。

容苑雪渾渾噩噩回到將軍府上,夜裡發起高熱,一燒就是三日。

蘇夫子前來探望她,又帶來一個如驚雷的訊息。

“你師兄昨日自請戍邊,陛下已經恩準,今日便要出發了。”

容苑雪於渾噩中猛然清醒,撐著病軀跑到城門處。

少年銀鞍白馬,恍若初見。

蕭洵俯視容苑雪,見她本就在病中的臉又蒼白了幾分,不禁蹙眉道:“風寒可好些了?”

容苑雪嗓音無力:“無需掛礙,師兄……保重。”

靜默良久,蕭洵突然自懷中掏出一隻玉鳥哨遞給容苑雪。

容苑雪伸手去接,不明所以的望著他。

蕭洵雙唇輕啟:“倘若我歸來之際,你未嫁,我未娶,我便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