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苑雪蕭洵小說第11章

-

蕭洵說罷,打馬而去,隻留下一道絕塵的背影。

容苑雪久久佇立在原地。

有他這句話,三年五載或是一生,她都願意等。

秋去冬來,又是半載。

容苑雪與蕭洵的聯絡少的可憐。

她每半月寫一次信,告訴他京都的趣事,可半年了,也隻接到一封回信。

容苑雪即將及笄,也將從太學結業。

這日。

齊豫將容苑雪堵在門口,臉上漲紅:“我家裡在給我張羅親事。”

容苑雪微微一怔,有些莫名奇妙:“恭喜?”

“不是!”齊豫語氣急切,“我不喜歡她們,我有心儀之人!”

“抱歉,我給不了你好主意。”

容苑雪轉身欲走,卻被齊豫一把拉住皓碗。

他下定了決心,咬牙憋出一句:“我喜歡你,我要娶你!”

容苑雪一愣,忙掙開齊豫的手掌:“我也有心儀之人,這種話往後不要再說了。”

齊豫不甘開口:“我知道你喜歡蕭洵,但你們註定不會有結果的!”

除夕安宴,百官同慶。

因太後之故,容簌雙帶著容錦繡入宮赴宴時,也帶上了容苑雪。

席間,太後開口:“蕭洵自請戍邊已有半載,聽說他在容將軍麾下屢立奇功,孩子長大了。”

“母後所言極是,朕正苦惱如何封賞好侄兒呢。”鄴帝滿麵喜色。

容苑雪心中雀躍,不禁為蕭洵感到驕傲。

長公主順勢接過話頭:“前日蕭洵寄來一封家書,想求娶戀慕多年的六公主,不知皇上可捨得?”

長公主的話如一道驚雷劈中容苑雪!

容苑雪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眸,五臟六腑攪得生疼。

原來,蕭洵所說的心上人竟是六公主!

“這孩子已及弱冠,該成家了。”

鄴帝當場擬旨,為蕭洵與六公主賜婚。

絢爛的煙火炸開,容苑雪眼前一片黑暗。

宮宴結束,容苑雪尋到蘇夫子,筆直在他跟前跪下:“我想入宮做女官,求師父幫幫我!”

蘇夫子一驚:“你可想清楚了,一旦考上女官,你此生便不能嫁人生子了!”

容苑雪隻說:“求師父成全!”

半月後,將軍府。

趙婆子將容苑雪帶去正廳。

滿滿噹噹的紅箱子堆了一地。

容簌雙不容拒絕的通知容苑雪。

“我收了通城候府的聘禮,應了你與小侯爺的婚事。”

通城侯之子?那個名滿京城的紈絝色鬼?

容苑雪呆滯的雙眸總算有了波動。

“恭喜你了。”容錦繡幸災樂禍,“身為養女,能嫁入侯門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我不嫁。”容苑雪冷冷道。

“你敢忤逆不孝?!”

容簌雙語氣肅厲,“自古婚姻之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來人,給我把她關起來!”

“父母?”容苑雪嚼著父母二字,眸中閃過譏諷之色。

在仆人要上前鉗製她時,倏然自大袖中掏出一塊官令。

“按例,女官不得嫁人,再則,忠孝仁義,忠君在前。”

“母親要我嫁人,是想抗旨嗎”

容簌雙逼人的氣勢瞬間消失殆儘,兩眼怔怔望著那塊令牌:“你,你竟……”

容錦繡滿臉嫉恨.

鄴朝雖許女子為官,可真正考上的……容苑雪是古今第二人!

在眾人各異的目光中,容苑雪收拾好東西,頭也不回的踏出了將軍府大門。

容苑雪前腳剛走,容錦繡研磨執筆給邊關寄去信件。

鹿步關。

蕭洵讀著信。

——……姐姐為齊豫忤逆父母,與家中決裂,錦繡無能,不知如何轉圜……

讀完,信紙在掌中攥成一團,他麵無表情的出了營帳。

三年後。

蕭洵領著一隊精悍騎兵入京。

守城官兵紛紛跪地拱手:“屬下見過馭關候。”

三年戰績彪炳,蕭洵早已封侯。

看著通身肅殺,如神祇親臨的兒子,長公主熱淚盈眶。

溫情的寒暄過後,長公主話音一轉:“快隨我進宮去見你舅舅。”

蕭洵眸光微變。

此次他入京,便是因為皇帝病危,下旨急召。

兩人來到皇宮前。

硃紅大門緩緩打開,一人身著緋紅官服站在宮門口。

看不清臉,隻有官服上的一品大員的仙鶴栩栩如生。

長公主想起什麼,眸中心虛一閃而過:“兒啊,你之前想娶之人身份低微,母親為你重新求取了一門親事。”

蕭洵心頭一跳,還未開口。

那一品大員逆光而來。

周圍的守衛紛紛跪地高呼:“參見禦侍令大人!”

光照亮了禦侍令的臉。

四目相對之際,容苑雪淡然勾唇。

“師兄,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