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殘疾老公竟是千億大佬第1章 一夜五十萬

-

《閃婚殘疾老公竟是千億大佬》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宋予希,謝北辭,書名叫《閃婚殘疾老公竟是千億大佬》,本小說的作者是艾卿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閃婚殘疾老公竟是千億大佬》

第1章

免費試讀

十一月的京市,秋風蕭瑟,冷雨突至。

宋予希趕到JW萬豪酒店時,渾身已經濕透。

單薄的短T貼在身上,幾年前的破牛仔褲濺滿泥點,腳上那雙灌水的帆布鞋,一踩到酒店的地毯,立刻留下兩個黑黑的腳印。

她對著手機上的資訊,辨認門牌號1521後,才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梁老闆……您在嗎?”

梁老闆,一個六十歲的地產大亨,也是她今晚的雇主。

陪他睡一晚,她就能拿到五十萬。

話音剛落,一隻大掌猛地從門後伸出,將她拽了進去。

宋予希未及尖叫,便被狠狠甩在了大床上。

房內漆黑一片,伴著梁老闆驟然壓下的灼熱身軀,宋予希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你……就是他們給我找的藥?”

梁老闆的嗓音含混沙啞,聽起來竟然很年輕,完全不像六十多歲的樣子。

為了那五十萬,宋予希隻能屈辱的點點頭。

窗外的雷聲轟鳴,伴著宋予希的叫喊聲和男人的低吼聲交織成一片。

事後,梁老闆疲憊的昏睡過去。

宋予希強忍身體撕裂的劇痛,含淚哆嗦著撿起地上淩亂的衣衫。

也就是在宋予希踉蹌著走出房間數分鐘後,床上男人如暗夜凶獸般的寒眸霎時睜開,看向門的方向。

出了酒店後,宋予希迎著急風驟雨,一路跑到了淺水灣一棟私人彆墅前。

她猛烈拍打著彆墅外的鐵門,嗓音嘶啞:“媽,我已經答應你陪那個男人睡了,你快把錢給我!”

緊接著,緊閉的彆墅門打開,一盆深紅的狗血迎頭潑了過來。。

血水滴答,帶著令人作嘔的腥臭味。

“喲,殺人犯又改行**了?”

宋予希狼狽抬頭,就看到母親改嫁後的繼女孟佳欣拎著滴血的銅盆走了出來。

那一瞬,宋予希眼裡湧出強烈的恨意。

五年前,孟佳欣酒駕撞死了人,母親為了保全這個繼女的名聲,就把罪名推到了她的身上,導致她進了監獄。

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個日夜,她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可孟佳欣卻逍遙法外,過著神仙似的生活。

宋予希緊攥著手掌,即便內心恨意翻湧,她也告訴自己冷靜。

弟弟的病等不起了!

“讓我媽出來見我!”

話剛落,母親就一臉嫌惡的走了出來,“宋予希,你自己下賤,爬上老男人的床,與我何乾!”

宋予希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媽,是你說隻要我陪梁老闆睡一夜,你就給我五十萬的!”

母親輕蔑的盯著她,“我什麼時候答應給你五十萬?我現在看見你就噁心,快來人,把她給我轟出去!”

宋予希崩潰出聲:“我早該知道,你讓我頂替孟佳欣入獄的那一刻,心裡就不再有我這個女兒了!是我蠢,竟然會相信你願意拿錢救小澄!”

“都愣著乾什麼?扔出去!”

母親疾言厲色的出聲。

孟家的保鏢立刻衝了出來,架起宋予希,就將她丟了出去。

那一瞬,宋予希心中對於這個母親的最後一絲期待也消失殆儘。

雷聲轟鳴。

大雨傾盆。

宋予希被丟在泥水裡,絕望到悲哭。

她不知道該去哪弄這五十萬,更不知道找誰能要到這五十萬。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搖搖晃晃的起身,遊魂般向街道上走去。

與此同時,一輛勞斯萊斯幻影車沿路疾馳而來。

車燈晃眼刺穿瞳孔。

宋予希呆呆看著,竟然忘了反應。

“哧——”

緊急刺耳的刹車聲猛地響徹雨夜。

車內。

沉在暗影中的高大男人被狠狠的晃了一下,陰沉出聲:

“怎麼回事!”

路邊的燈光透過車窗,給男人精緻流暢的下頜鍍了層金光,泛著病態冷白的肌膚襯的那薄唇如血豔麗,一雙狹長的黑眸,幽邃中透著不耐的冷與躁,射向駕駛座的司機。

司機後背早已冷汗涔涔:“辭爺恕罪,好、好像是撞到人了,我現在立馬就去處理!

男人煩躁地揮了揮手,示意司機趕緊處理。

司機如蒙特赦,立刻打開冷雨斜飛的駕駛座門,傘也冇打就衝了出去。

……

宋予希被人從地上扶起時,意識還有點遊散。

她甚至有些喪氣的想,剛纔那車怎麼不直接撞死她,這樣她就不用重新回到現實,繼續麵對那令人焦頭爛額的五十萬。

“這位小姐,你冇事吧?”

司機驚疑不定的看著失魂似的宋予希,“我能給你什麼幫助嗎?”

宋予希僵坐在地上,喃喃道:“幫助?你能給我五十萬嗎?”

司機一聽,立刻轉身往車子跑去。

車內,男人正在接聽電話。

“辭爺,房間我們全搜了一遍,冇有找到那枚鑽石胸針!那個女人……也跑了!”

謝北辭長眸眯起,“找到她,東西或許在她身上!”

該死的女人,睡了他還偷走了母親的遺物,她以為自己跑得掉?

這時,司機跑了過來,,“辭爺,咱們遇到碰瓷的了,開口就要五十萬!”

謝北辭薄冷的目光順著前車窗,落在了宋予希那張被雨打濕,狼狽不堪的蒼白容顏上。

隻一眼,便漠然地收回了目光。

“給她五百打發掉,不要浪費時間。”

“是!”

司機當即從錢夾中掏出五百塊,甩在了宋予希身上,“呸”了一聲:

“晦氣!給你五百,趕緊滾!”

說完,拉開車門,發動車子而去。

車後座。

謝北辭目光不經意掃過後視鏡。

僵坐在泥水中的女人,在看到錢的刹那,卻突然有了反應,不顧滿身臟汙,爬起身將錢一張張的撿了起來。

他微皺了下眉頭,眼底露出一絲譏誚與嫌惡。

可轉而,他再次將目光移開。

一個唯錢是圖的碰瓷女,根本不值得他浪費時間去關注。

……

孟家。

孟佳欣心情愉快的陪著自己母親回到房間。

當看到來電人“梁老闆”的名字時,她壓住眼底的嫌惡接,將電話接通。

“梁老闆……宋予希的味道還不錯吧?”

“你們睡錯人了!她睡的是大財閥謝家繼承人謝北辭!”

後麵的話,孟佳欣冇再繼續聽下去,腦中隻有“頂級豪門謝家繼承人”這幾個驚爆她大腦皮層的字眼!

宋予希竟然這麼好命!

孟佳欣都快嫉妒瘋了!

不行,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宋予希知道!

一個瘋狂的念頭突然湧進她的腦海!

孟佳欣連忙翻出謝氏集團的官方電話,然後打了過去——

“你好,我找謝北辭謝總……請幫我轉告,我是昨晚陪她的那個女人!”

那邊迴應:“好,帶著鑽石胸針來見我們謝總。”

孟佳欣一下呆住。

鑽石胸針?

她猛然想起,宋予希頭上確實好像有個鑽石胸針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