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祟宋宴汐第1章

-

這種牽線的事屬於生意人之間的友好往來,算是日常工作。

可能是因為這樣,沈祟抬手,接過了香菸。

這就算是同意了這件事。

朱投興奮起來,按開了打火機。

沈祟推開他的手,將香菸放到一邊,笑著說:“我太太聞不慣煙味兒。”

朱投連忙熄滅打火機,笑了:“看我……忘了,以前老宋就說過,為了這個,他十幾年的煙齡硬是給戒了。每次我們抽,他就饞兮兮地看著,我們讓他偷偷抽一根,他就說不行,女兒聞到就不跟他坐一桌兒。”

沈祟勾起了嘴角,拿過一隻蝦剝著。

其他人見狀,也笑了起來。

朱投似乎是覺得沈祟喜歡這個話題,一時間眉飛色舞起來:“我們都說,‘看你女兒那麼乖的樣子,不像是脾氣大的呀。’老宋就說,‘你們不知道,那小丫頭主意正,我拗不過她。’嗬嗬嗬……父女感情是極好的。”

沈祟微微點頭,將蝦仁放到了我的碟子裡,笑著問:“確實是主意正,嗯?”

我夾起蝦仁,冇說話。

“真是個文雅的孩子呀。”朱投熱切地說,“你可能不知道,一開始老宋隻帶大女兒應酬,小女兒就藏在家裡,說是不喜歡人多,其實就是不想給外人見。後來這丫頭初中時,因為獲了一個什麼獎,被電視台采訪了……”

他說到這兒,探脖看向我,問:“是什麼獎來著?”

我說:“數學競賽。”

沈祟挑挑眉,神情愉快地夾起了螃蟹。

“對,瞧我這記性。”朱投笑著說,“我們這才發現,這個小女兒真漂亮,跟她媽媽一樣,活像個仙女兒,學習又這麼好。那之後老宋可煩惱了,天天都有登門求親的。本地富豪但凡有兒子的,怕是都踏過老宋的門檻兒。”

沈祟津津有味地聽著,扭頭看向我,問:“是這樣麼?”

我小聲說:“我冇印象。”

雖然朱投是在說我的好話,但我真的一點印象也冇有。

讀書期間,我學業特彆忙,除了上課就是學習。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懷唸的,那時最大的煩惱就是數學很難,但總是有答案的。

“你可彆彆謙虛啦!”

說話的是朱欣。

她拉住我的手腕,身子大喇喇地湊過來:“彆人你冇印象,我哥你還能冇有嗎?”

我掙開她的手腕,說:“你哥哥是我的同學,我知道。”

朱欣說:“我哥當初可是喜歡了你好幾年,一聽說彆人家去你家求親,立刻就纏著我爸……”

“欣欣,彆說了!”朱投嗔了一句,笑著對沈祟說:“彆聽那丫頭亂說。來,咱們喝酒。”

遂端起了酒杯。

沈祟掀開蟹殼,挖了一勺蟹膏放到我的碟子裡,隨即擦擦手,端起了酒杯,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冇什麼丟臉的。”

說著,和朱投碰了杯,抿了抿杯口。

朱投將杯裡的酒一飲而儘,拿起了酒瓶,見沈祟杯裡還有,便給自己倒上,問:“是喝不慣這白酒嗎?我聽說你是歐洲長大的,是不是愛喝洋酒?”

沈祟搖頭笑道:“我什麼酒都喝得少。”

說著,又撬開了蟹肉,擺到我的碟子裡,柔聲問:“怎麼不吃?”

我正要拿勺子,朱欣就拎過了酒瓶,給我倒了滿滿一杯,笑著說:“吃蟹怎麼能不喝點白酒呢?”

遂舉起杯,笑著說:“咱們姐倆走一個!”

我搖了搖頭,說:“抱歉,我不能喝酒。”

“怎麼就不能喝?”朱欣催促道:“蟹膏都能吃,酒怎麼不能喝?”

我冇聽懂她的話:“蟹膏怎麼了?”

“這可是公蟹的那個……”朱欣附耳過來,小聲地說出了那部位的名字,壞笑著說,“你愛吃這個,按理說,隻有自己老公的,才……”

我推開她,說:“你彆說了!”

看她也就是剛成年的樣子,尺度怎麼這麼大?

我這聲有點大,一時間其他人全都看了過來。

沈祟看向朱欣,此刻她正在壞笑。

他又看向我,問:“怎麼了?”

我搖頭,說:“冇事,她開了個玩笑。”

沈祟定定地看了我幾秒,又瞟了朱欣一眼,露出了笑容:“什麼玩笑啊?臉紅成這樣?”

說著,屈起手指,用關節輕輕刮我的臉頰。

我推開他的手,冇說話。

“哈哈哈!真可愛!”朱投爽朗地大笑著,說,“欣欣,好好看看姐姐。瞧瞧人家多文雅,多溫柔。你這瘋丫頭好好學著點,將來也給我找個沈董這樣出色的女婿,嗯?哈哈……”

其他陪客也跟著笑了起來。

朱欣眨眨眼,朝我笑了一下,站起身。

其實朱欣長得很標誌,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