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祟宋宴汐第2章

-

到家門口時,沈祟藉口公司有事走了,我也冇有細問,直接回了家。

劉嬸就等在門口,一見到我便說:“太太,先生的二姐來了。”

“二姐?”我當然記得,就是那位念姐,沈念。

“對,”劉嬸畢竟不知道我恢複記憶了,柔聲說,“她是先生的二姐,跟老爺很親,以前也見過你……”

我左耳進右耳出的聽著,一邊在心裡琢磨:

我是絕對討厭念姐的,想起她對我做的那些事,無論動機如何,我都不可能原諒她。

不過,我爸爸的事是交給她了的。

隻是我今天全無準備,如果能有個監聽器放到她身上,那……

對了。

想到這兒,我打發了劉嬸,自己來到三隻的房間,果不其然,找到了他們的舊定位手錶。

沈祟接手他們以後便給他們換了新表,F.H出品,功能更強大,當然也更安全。

這表是我用普通電子錶給他們改的,拆開自然也不費事。

拆出來的定位器和監聽器加起來隻有指甲蓋大小,我將它們做了個簡單的偽裝,便下了樓。

沈祟不喜歡彆人的保鏢進我們家,因此,其他客人需要在門口換車。不過沈念畢竟是他姐姐,可能是為了給個麵子,她是乘自己車進來的,還被允安排了一個司機。

我到附近時,司機正靠在車身上吸菸,我對劉嬸吩咐:“我看他怪累的,安排他在附近喝杯咖啡怎麼樣?”

“這……”劉嬸疑惑地看過來。

我看著她的演技,問:“不會很突兀吧?”

我平時從來不管這類事,劉嬸是帶大我的人,我的秉性她當然知道。

是以她露出瞭然,輕輕點了點頭,說:“可以的。”

很快,劉嬸便端著咖啡跟點心去找司機了,司機肯定也知道這裡是念姐弟弟的家,兩句話便答應了邀請,坐到了附近的小桌邊。

我在附近等著,劉嬸則站在他身旁跟他聊。

很快,劉嬸便“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端著咖啡的胳膊,把咖啡撒了他一身。

劉嬸連連道歉,趕緊派附近的另一位小女傭送他去洗手間。

這會兒附近除了一個攝像頭就再冇彆人,我趕緊走過去,拉開念姐的車門,將套著黑色偽裝的監聽器跟定位設備放進角落。

這一操作一分鐘之內就可完成,因此等我離開這裡時,司機還冇回來。

接下來隻要入侵係統更改一下監控畫麵就可以了,家裡這套係統天天被我玩兒,早已經冇有秘密。

於是我回到書房操作這個,正弄著,手機響了,掏出來一看,是沈祟。

我接起來,說:“有事嘛?”

“好冷淡,”沈祟低笑了一聲,“冇事就不能想你麼?”

“當然可以。”我說,“不過我纔剛到家不久嘛。”

“是呀,我還以為你又跑掉了。”沈祟柔聲問,“怎麼冇去見我二姐?”

我心裡頓時咯噔一下,難道念姐的司機有這麼厲害?已經意識到我們在搞花樣?還是沈祟時代盯著這套係統?

我覺得這也太誇張了。

我說:“你說她很凶,常常揍你。”

“是啊。”沈祟笑著說。

“所以我不想見她嘛,”我說,“我本來就不舒服,跟暴力的人見麵心情就更加不好。”

沈祟果然聯想到彆處去了,語氣頓時軟得似水:“對不起……”

我問:“你在為什麼道歉?”

“為我的小人之心,”沈祟說,“我以為你想起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迴避我二姐……對不起,我忘了這一點。”

“沒關係,”我說,“你可以繼續工作了。”

“我儘量早點忙完。”他黏糊糊地說,“親一下吧。”

我對著話筒親了一下,遂掛斷了電話。

本來還想關了電腦就去招待一下二姐,現在看來也不必了。

距離三隻幼兒園結束隻剩一個小時了,我乾脆去車庫開了車,去了幼兒園。

今天有遊泳課,我到時,宋騰和宋雨都在玩水,宋雲則一個人在教室裡,由一位老師陪著,樣子好寂寞。

一見到我,他頓時開心極了,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玩具放好,跑過來抱住我的腿,叫道:“媽媽……”

因為老師告訴我遊泳課纔剛開始,我便冇立刻帶著宋雲走,而是留在這裡陪他。

三隻總是膩在一起,我一直冇有機會單獨跟宋雲聊天。

老師陪了我們一會兒,我便找藉口讓她離開了,教室裡徹底隻剩我們兩人。

宋雲給我展示了一會兒他的畫畫跟手工,這小傢夥在畫畫方麵還是很有天分的,這點肯定是像沈祟了。

閒聊一會兒,我小聲問:“小雲彩知道什麼是股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