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他的私有物第1章 第1章:她是他的私有物

-

午休時間,寬大的秘書部辦公室裡,落地窗簾拉上,將午後毒辣的太陽都阻擋在外。

靠窗邊的座位上,溫緋還在敲著檔案。

後邊座位的兩個女秘書,一個化妝、一個照鏡子,同時不忘八卦。

“聽說了嗎?總裁明天就要回國了,這次他在米國足足呆了一星期呢。”

“要我說,總裁對蘇雪晴小姐還真是癡情,等了她十年,從不曾變心。”

“是人家雪晴小姐太優秀了,國際網球冠軍呢,活該人家對她癡情。”

溫緋手指微微一頓。

一女秘書突然轉過頭來,問道:“溫緋,你是怎麼做到對總裁的事情,一點興趣都冇有呢?”

溫緋眸光微閃了一下:“你都說了,總裁對蘇雪晴小姐一往情深,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浪費時間呢。”

“說得也有道理,但想一下又不犯法,萬一夢裡實現了呢。”

溫緋笑了笑,將檔案點了儲存:“你們聊,我出去透透氣。”

說完,她起身走出辦公室。

總裁辦公室與秘書室僅一牆之隔,經過的時候,溫緋腳步不由得慢了下來,氤氳的雙眸情不自禁的往裡看了一眼。

沈司煌……

——

深夜,雲之城公寓。

房間裡,亮著一盞淺淺的睡眠燈。床上,女子雙眸緊閉,呼吸均勻,長長的眼睫宛如一排扇子。

房外,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臥室的門被推開了。

夜色下,一道頎長的身影走了進來,男人的目光落在床上的女子身上,眸色深邃得仿若外頭的夜色。

並冇有去打擾女子,男人走進了浴室。

二十分鐘過後……

睡夢中的溫緋,突然感覺腰間一沉,過於熟悉的懷抱,讓她睜開惺忪的雙眼,對上了雙如墨般的眸子。

溫緋有些遲鈍:“你回來了?”

“嗯。”沈司煌氣息溫熱,聲音染著幾許旖旎:“吵醒你了?”

溫緋敏感的縮了一下:“不是說明天纔回來嗎?怎麼提前回來了?”

沈司煌挑眉:“怎麼?不高興?”

溫緋搖頭:“冇有,就是有點意外。”

沈司煌輕笑,不再說什麼,灼熱大掌扣住她的後腦勺,霸道卻溫柔的吻也覆了上來。

溫緋手抵在兩人中間:“你……”

沈司煌聲音略啞:“小丫頭,我不認為這個時候應該說太多的話。”

溫緋縮了縮肩膀,眼裡泛過一絲酸澀。

可他不是才從米國回來嗎?

他和蘇雪晴……

隻是,沈司煌冇再給她開口的機會,她最終乖巧的偎在他的懷中,任由他予取予求。

今夜的他格外的熱情,不顧她的哭泣求饒,仿若要將這些天一次性補回來一般。

最終,她累癱在他懷中,眼睛都睜不開。

沈司煌吻了吻她的額頭:“睡吧。”

溫緋迷迷糊糊的哼唧兩聲,就真睡過去了。

而沈司煌該是疲憊困怠的,可他卻一點睡意也冇有,不由得盯著她瞧了良久,輕笑了聲。

早上,溫緋的生物鐘很準時,不等鬧鐘響就提前醒了,身旁的男人可能是真的累了,還冇有醒。

男人濃顏係的五官深邃分明,精緻得恰到好處,妥妥女媧座下的神仙顏值,讓人多瞧一眼,都能怦然心動。

一場意外,她和這個男人糾纏在一起,她成為了他的地下情人。

而他,有喜歡的人。

這一糾纏,就是幾年。

“好看?”一道調侃的聲音響起,就見他不知何時醒了,正半倚在床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溫緋頗有些尷尬,躲不及索性就點頭:“好看。”

沈司煌笑容深了深,伸手捏了下她的臉,說:“你也好看。”

說完,意味深長的雙眼掃過她的身體。

然後,氣定神閒的起身,走進了浴室。

溫緋一愣,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這才發現自己未著寸縷。頓時,臉色爆紅。

連忙穿好衣服,簡單去洗漱一番,她便鑽進廚房準備早餐去了。

為他做早餐,是她多年以來的習慣。

或許繼承了母親的天賦,她天生就有一手好廚藝,他不止一次誇過她的廚藝,每每都讓她飲鴆止渴、無法自拔。

她什麼都比得上蘇雪晴小姐,但廚藝或許可以吧?

很快,她就做好了兩碗排骨麪,香味將男人給勾來了。

沈司煌已換上了整潔的白襯衣,袖子還微微卷著,平添了幾分慵懶與隨意,伸手將椅子拉開,姿態從容的坐了下來。

優雅嚐了一口麵:“小丫頭,你這手藝越來越好了。”

溫緋唇角浮現笑意:“謝謝,那你多吃一點,還有很多呢。”

沈司煌點頭:“好。”

沈司煌吃相極其優雅,但速度很快,她才吃一半,他就吃完了,這給了她壓力,一急,就將自己給嗆了。

沈司煌將水遞給她:“時間還早,不急,你慢慢吃,還來得及。”

溫緋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最後一口還將麪條給包進嘴裡,鼓起的兩頰像個小青蛙似的。

沈司煌抽出紙巾給她擦了擦嘴角,輕笑:“不是說了嘛,不著急。”

溫緋努力嚥下去,神情頗為窘迫。

沈司煌起身:“你收拾一下,我先去車庫。”

十分鐘後,溫緋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長長的頭髮被她盤了起來,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鏡,少了小女生的嬌憨,多了幾分職場女性的乾練。

加長版的布加迪穩妥的停在她身旁,沈司煌自車窗內看她一眼:“小丫頭,上來吧。”

溫緋點頭,拎著包,拉開車門上了車。

沈司煌十分有耐心,等她把安全帶繫好,這才啟動了車子。

距離公司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溫緋就喊了停車。

為掩人耳目,他們從來不一起進公司。

而她對自己的身份,還是挺羞恥的。

溫緋推開車門,正欲下車的時候,一股力道,卻突然將她拉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