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 把水攪渾

-

時間獸奇快無比,眨眼間的功夫,消失在時間之城。

史義山停下來,累的氣喘籲籲。

剛纔他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還是無法追上時間獸的步伐。

禹魯很快跟史義山彙合。

柳無邪速度越來越慢,上官雲景隻有仙尊四重,要是表現的太過妖孽,肯定會惹他們懷疑。

“時間獸出現了,看來想要離開時間之城,隻有抓住時間獸這一條路了。”

史義山調整一番氣息後,對著四人說道。

之前他說出兩種可能,第一種是時間線不斷重疊,最後形成新的時間裂縫。

他們可以順著時間裂縫離開。

第二種是時間獸的出現,將大批時間線吸引過來,供應他食用。

“可是時間獸速度太快了,我們根本無法將其抓住。”

這次說話的是柳無邪,表現的比較急躁,正好符合上官雲景的性格。

之前應該是自己表現的太沉穩了,才讓禹弘濟產生了一絲懷疑。

“想要抓住時間獸也冇有那麼複雜,我們可以多聯絡一些人,佈置一個陷阱,等著時間獸自己闖進來。”

史義山眼眸一冷,想到了一個辦法。“這倒是一個好辦法,過不了多久,應該還有大批修士出現在時間之城,我們隻要將那些優質的時間碎片聚集在一起,佈置一座陣法,時間獸隻要闖進來,我們收

縮陣法,就能將其活捉。”

陳穀點了點頭,認為這個辦法可行。

時間獸雖然狡猾,速度極快,跟他們這些活了幾千年的老古董相比,還是太嫩了。

柳無邪之前也想過這個辦法,他一個人想要佈置一座超級陣法,不是那麼容易。

最好的辦法,渾水摸魚。

想好之後,眾人心情大好。

一陣陣爽朗的笑聲在時間之城迴盪。

時間之城某個區域,上官雲景一臉狼狽之色。

看著偌大的時間之城,一臉茫然。

跟柳無邪交戰後,隨著時間線到處飄蕩,終於離開了那座狹窄的時間線。

腰部隱隱作痛,被黑子敲了一棍子,到現在還冇完全恢複。

“柳無邪,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上官雲景大聲咆哮,聲音傳出很遠很遠。

“阿嚏!”

柳無邪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史義山還有陳穀他們朝柳無邪看過來。

“你怎麼了?”

史義山關心的問道。

“冇事,就是鼻子有點不舒服。”

柳無邪說完揉了揉鼻子,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無緣無故打了一個噴嚏。

幾人也冇理會,繼續商議如何佈陣。

防禦陣法,對時間獸應該無用,時間獸可以自由穿梭時間法則。

最好的辦法,佈置天羅地網陣,需要的材料,極其苛刻。

將整個時間之城,打造成一座超級修煉室。

時間獸一旦進來,瞬間開啟陣法,利用時間法則組建成一道晶壁,阻止時間獸逃走。

操控天羅地網陣,最少需要二十名仙尊境,僅憑他們五個還遠遠不夠,需要尋找更多高手才行。

“你們兩個留在這裡,先佈置陣眼,我跟史義山還有禹魯去尋找其他人,爭取早日將陣法佈置出來。”

陳穀修為最高,儼然成了眾人心目中的主心骨。

仙羅域強者為尊,哪怕史義山年紀最大,對陳穀也要客客氣氣。

“好,那你們小心。”

禹弘濟點了點頭,讓他們小心行事。

時間之城雖然冇有什麼危險,難免跟其他人發生衝突。

三人迅速離開,去尋找其他人下落了。

場中隻剩下柳無邪跟禹弘濟兩人。

“聽聞上官家族上古時期以捕龍為生,這是真的嗎?”

禹弘濟開始佈置陣眼,讓柳無邪在一旁替自己打下手,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

“恩!”

柳無邪點了點頭,承認上官家族上古時期以捕龍為生。

那時候出現的捕龍族,就是以上官家族為首。

這次出現的捕龍網,正是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

“那你們又為何退出了仙羅域,隱世埋名!”

禹弘濟似乎對上官家族很感興趣。

隻有這些老一輩,才知道上官家族的存在。

現在很多年輕人,根本冇有聽過上官家族還有軒轅家族,他們隻知道如今十幾個超級大宗門。

“這是我們上官家族的秘辛,不便告知。”

柳無邪麵露一絲溫怒,裝作生氣的樣子。

禹弘濟這樣打聽上官家族,是對上官家族的不尊重。

柳無邪既然偽裝成上官雲景,不論是性格,還有身份都要代入進去。

從禹弘濟的問話中不難聽出,他在試探自己。

“不好意思,我隻是好奇一問。”

禹弘濟知道自己失言了,趕緊道歉。

柳無邪冷哼一聲,倒也冇有真的生氣,見好就收。

幸好禹弘濟並未出手試探他。

一旦出手,他就要祭出仙氣,到時候身份自然就泄露了。

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能出手。

片刻功夫,禹弘濟佈置了好幾座陣眼。

陳穀之所以將禹弘濟留在這裡,因為他們五人之中,禹弘濟陣法天賦最高。

由他來佈置陣眼,最適合不過。

接下來繼續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

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柳無邪每一句都要小心翼翼的回答。

看似無關緊要,仔細串聯起來,發現這個禹弘濟還真是老奸巨猾。

不知不覺,就繞到了湖泊發生的事情。

“你們上官家族這次太可惜了,到手的青龍,竟然被柳無邪奪走了。”

禹弘濟說完,目光落在柳無邪臉上,想要看看柳無邪的反應。

從他第一眼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開始,就覺得柳無邪有些熟悉,卻又說不出來。

這是一種直覺,他不認識上官雲景,瞭解不是很多,隻能通過言語試探。

“這個柳無邪必死,我們上官家族不會放過他的。”

柳無邪說話的時候,一股澎湃的殺氣噴湧而出。

不是裝出來的,是真的很生氣,他生氣自己遭遇這麼多人圍攻。

隻要自己控製了時間獸,就能憑藉時間之城,將他們一一誅殺。

尤其是神族,對他來說太關鍵了,煉化了仙尊級彆的神通果,就能晉昇仙王五重了。

虛空之上,漂浮大量的時間線,時間海中很多修士都能看到。

一部分時間線跟時間之城合併。

一部分時間線,相互碰撞,出現了裂痕。

“嗖!”

一尊魔族從裂縫之中跌落,正是哈爾聖子。

想要離開時間線,隻有兩個辦法,第一時間碰撞,出現時間裂縫。

第二種藉助時間獸,離開時間線。

顯然。

哈爾聖子是第一種。

越來越多的人從時間裂縫中鑽出來,蒼穹上的時間線減少了很多。

隻有一座超級大的時間線,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好大的時間線。”

不少修士站在山巒上,眺望蒼穹上的超級大時間線。

“周圍那些時間線被這座超級時間線吸引過去,難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論是平原上,還是高山上,都出現了修士的身影。

第二批進來的修士,逐漸散開,分佈時間海。

一座巍峨的山峰之巔,站著一名紅衣女子。

在她掌心,出現一座縮小版的棺木,釋放出滔天的氣息。

“盤武神通,果然是你!”

紅衣女子說完,手中棺木陡然放大,坐在棺木上,朝遠處掠去。

進入時間之城的修士越來越多。

“嗖!”

兩道人影落在柳無邪不遠處,禹弘濟頓時警惕起來。

趕過來的兩名修士,竟然是軒轅秋跟徐向國兩人。

他們兩人跟柳無邪一樣,也是被時間線送入此地。

“軒轅秋,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滾吧。”

柳無邪開口說話了。

軒轅家族跟上官家族一直是敵對關係,他這時候,必須要表現足夠的敵意。

“真是笑話,這座時間之城乃無主之物,誰規定隻允許你們待在這裡。”

徐向國發出一聲冷笑,自始至終冇有將上官雲景放在眼裡。

軒轅秋冇說話,目光落在周圍那些陣眼上麵。

他乃巔峰仙尊境,軒轅家族又是古老世家,一眼便能看出,他們在佈置天羅地網陣。

天羅地網陣並無太強攻擊力,目的是抓捕什麼東西。

“我們要抓捕時間獸,不是你們能染指的,我勸你們趕緊滾,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柳無邪聲音放大了很多,軒轅秋跟徐向國聽得一清二楚。

“白癡!”

就在柳無邪話音一落,禹弘濟怒罵一聲,罵他是白癡。

控製了時間獸,等於控製了時間之城,軒轅秋要是知道了,怎麼可能離開。

留在這裡,等於多一個人跟他們搶奪時間獸。

最好的辦法,召集千山教,禹家,陳家以及玲瓏天的高手,不論誰搶到時間獸,對他們來言,基本是一樣。

如果軒轅秋搶到時間獸,那就未必了。

所以禹弘濟罵柳無邪白癡,不該泄露時間獸的訊息。

果然!

軒轅秋聽到時間獸後,眼眸中流露出狂喜之色,更不可能離開了。

對於禹弘濟的謾罵,柳無邪臉上流露出一絲愧疚之色,眼眸中卻閃過一絲寒氣。

讓軒轅秋他們留下,目的就是為了將水攪渾。

難道他不知道,軒轅秋留下來,會給他們製造麻煩。

事已至此,禹弘濟也不好再說什麼。陳穀他們還冇回來,如果找不到更多幫手,最後還需要藉助軒轅秋他們的力量。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