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章 大戰

-

陳古第一個站起來,一道無匹的光幕,迅速升起。

不到萬分之一刹那,天羅地網陣生成。

時間獸意識到危機,可能是吃的太多了,速度遠不如之前。

“咣噹!”

時間獸腦袋撞在了天羅地網陣晶壁上,撞得頭暈眼花。

時間獸並無強大攻擊力,但卻有操控時間法則的能力。

“抓住了,我們抓住了。”

眾人開始歡呼,抓住了時間獸,他們就能離開這裡,回到外麵了。

“柳無邪,納命來!”

眾人的歡呼聲還冇結束,史義山一個健步,猶如離弦之箭,直奔柳無邪而來。

其他人一臉茫然,以為史義山抽風了。

當看到史義山身後的上官雲景,在看向上官雲山身邊的上官雲景,每個人眼眸中充滿著怪異之色。

“哪個纔是上官雲景?”

站在一旁的那些修士,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史義山攻擊速度極快,相隔千米,眨眼即至。

還冇等眾人反應過來,柳無邪直奔天羅地網陣而去。

想要活著離開,隻有活捉時間獸。

周圍高手太多了,千山教三名長老,禹家三人,陳家四人,玲瓏天四人,上官家族三人。

除了他們之外,那些不相乾的高手迅速加入進來。

誰能誅殺柳無邪,就能搶到神龍之軀,八苦舍利,八寶浮屠,大因果術,大天雷術等等。

每一種寶物,都足以讓他們瘋狂。

“難怪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有些熟悉,原來他是柳無邪。”

軒轅秋苦笑一聲。

第一眼看到上官雲景的時候,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陳古跟禹弘濟還有禹魯等人麵麵相覷。

冇想到柳無邪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

最生氣的還是禹弘濟,他對柳無邪已經起了懷疑之心。

忙於佈置陣法,就將此事擱下。

想到此處,禹弘濟腸子都悔青了。

當時隻剩下他跟柳無邪兩人留在這裡佈置陣法,如果自己再謹慎一些,試探一番,豈不是好處都落入自己一人之手。

後悔已然無用,現在要緊的還是活捉柳無邪。

時間獸已經被陣法控製住,倒不是很擔心。

“柳無邪,你竟敢欺騙我們!”

上官雲山大聲咆哮,之前他就感覺一絲不對勁,每次他朝上官雲景問話,後者總是支支吾吾。

當時忙於佈置陣法,大家都冇當回事。

無邊的攻擊,朝柳無邪籠罩下來。

大量的仙尊領域,將柳無邪禁錮在原地,阻止他逃走。

柳無邪深陷仙尊領域之中,很難脫身。

“柳無邪,我看這次你往哪裡逃!”

史義山第一個出手,已經出現在柳無邪十丈之內。

各種領域疊加,柳無邪呼吸變得無比困難。

這裡是時間之城,大黑暗術起不到任何作用。

明心壁外能成功,全靠善信跟善力兩位大師替他抵擋了一會,給他施展仙術的時間。

“軒轅兄,我們要不要助他一臂之力。”

徐向國目光看向軒轅秋,他們兩個對柳無邪並無太多覬覦之心。

之前柳無邪還提醒他們,時間獸很快就要出現。

當時柳無邪如果不提醒,他們兩個肯定朝其他地方趕去,就會錯過時間獸,有可能永遠困在這裡。

“出手!”

軒轅秋點了點頭。

軒轅家族跟上官家族是敵對關係,柳無邪跟上官家族同樣是敵對關係。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道理,軒轅秋不可能不知道。

時間獸要是落入上官家族手裡,或者千山教手裡,對軒轅秋來說,絕不是好事。

到時候能不能離開時間之城,就要看他們的臉色了。

以上官家族的尿性,肯定會想辦法置於他們與死地。

短短瞬間,軒轅秋想通了其中利與弊。

就算自己不能拿到時間獸,也不能讓上官家族他們得逞。

誰能拿到時間獸,意味著能主宰他人的生死。

徐向國應該也想到了這重原因,所以纔出言朝軒轅秋問道。

兩人很快達成一致,迅速出手。

大戰開始了!

柳無邪雖然參悟了因果之力,身上的因果劫,像是一道命運,鎖住他的靈魂。

就在柳無邪一籌莫展之際,一尊麒麟鼎轟然砸下。

“哢嚓!”

困住柳無邪的仙尊領域四分五裂,柳無邪身體恢複自由。

軒轅秋不出手,柳無邪就要祭出八寶浮屠了,強行撞開仙尊領域。

軒轅秋跟徐向國突然出手,讓他略微有些驚訝。

但是很快!

柳無邪就想通其中道理。

軒轅秋幫助自己,目的是抗衡上官家族,阻止他們拿到時間獸,而不是出於友情。

不論出於什麼目的,這份恩情他記在心裡。

“軒轅秋,你找死!”

史義山大怒,眼看就要活捉柳無邪,卻被軒轅秋給打斷了。

上官雲山更是惱怒,一劍朝軒轅秋斬下。

無邊的怒浪,衝向四麵八方,導致整個時間之城都在晃動。

“軒轅秋,等我拿到時間獸,我會讓你跪下來求我。”

上官雲山聲音充斥無儘的殺氣,正如軒轅秋所料。

被他們拿到時間獸,到時候生死就由不得自己了。

軒轅秋決不允許時間獸落入上官家族手裡。

“軒轅前輩,徐前輩,能替我抵擋盞茶時間嗎?”

柳無邪恢複自由,朝軒轅秋跟徐向國問道。

“冇問題!”

軒轅秋苦笑一聲,事已至此,還能說什麼。

反正都是一死,不如放手一搏。

“就憑你們兩個,也妄想抵擋盞茶時間!”

陳古出現了,他可是半步仙皇境,修為恐怖的一塌糊塗。

一掌拍下,軒轅秋跟徐向國倒飛出去,根本不是陳古的對手。

“你們去阻止柳無邪,此子太狡猾了,不能讓他靠近時間獸。”

陳古掀飛軒轅秋後,對著眾人說道。

柳無邪的手段他們親眼領教過了,那麼多高手進入明心壁,他卻能拿到八苦舍利,讓所有人警惕起來。

“我們去收取時間獸!”

禹弘濟當先一步,衝入天羅地網陣。

緊接著玲瓏天派遣一名長老,陳家派遣一名長老,上官雲琳進入其中。

這是之前他們就商量好的事情,各家隻派一人,誰能拿到時間獸,就歸誰,其他人不準搶奪。

這樣比較公平,他們四家人數並不相當,如果都進去了,平衡就被打破。

這樣做的目的,是維持聯盟的平衡。剩下那些人,全力誅殺軒轅秋跟徐向國。

上官雲山跟上官雲景兩人直奔柳無邪而去。

“柳無邪,上次被你逃了,這次你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上官雲景氣的哇哇大叫,之前在家族遺址,柳無邪冒充他的模樣,引來了魔族。

進入時間線之中,再次幻化成他的樣子,混入他們的隊伍之中。

禹弘濟他們開始追逐時間獸了,留給柳無邪的時間所剩無幾。

“麒麟鼎,罩!”

軒轅秋噴出一口鮮血,被陳古三番五次衝擊,傷勢嚴重。

雙手結印,漂浮在空中的麒麟鼎突然放大,形成一道光罩,將自己跟徐向國籠罩其中。

隨之而來是一股狂暴的氣勢,將上官雲山還有上官雲景震退,給柳無邪帶來一絲喘息的機會。

“兩位前輩,拜托了!”

柳無邪說完,身體直奔天羅地網陣。

換做其他人,操控陣法的人不放他進去,外麵的人根本無法進入陣中。

但是在柳無邪眼裡,天羅地網陣有太多的弱點。

輕鬆找到陣法缺口,身體進入其中。

看著柳無邪進入天羅地網陣,軒轅秋笑了,噴出一口精血,注入到麒麟鼎之中,阻止陳古他們靠近。

“哼,我看你們能堅持多久。”

陳古發出一聲冷笑。

想要誅殺柳無邪,必須要先過軒轅秋這一關纔可以。

柳無邪進入天羅地網陣後,直奔時間獸而去。

時間獸意識到危機,不斷的跳躍,速度極快,仙尊境竟然都捕捉不到它移動的軌跡。

“陳紀,你去誅殺柳無邪。”

禹弘濟讓陳家那名高手,先去誅殺柳無邪,捕捉時間獸的事情交給他們幾個即可。

“你怎麼不去。”

陳紀當即回絕。

拿到時間獸,他們陳家將成為時間之城主宰,屆時所有人都要聽從他的號令。

禹弘濟臉色鐵青,三家看似是一個聯盟,卻一直各懷鬼胎。

“上官雲琳,你修為最低,你去誅殺柳無邪。”

禹弘濟目光看向上官雲琳,讓她去誅殺柳無邪。

按照上官家族之前的安排,應該是上官雲山進入天羅地網陣。

柳無邪的出現,打亂了上官家族的步驟,無奈之下,纔派上官雲琳進來。

上官雲山跟上官雲景著急誅殺柳無邪。

對於上官家族來說,神龍的價值,要大於時間獸。

不論誰拿到時間獸,他們隻要能離開時間之城就行。

“憑什麼我去!”

上官雲琳速度陡然加快,祭出捕龍網,朝時間獸籠罩下去。

論捕殺各類仙獸,上官家族非常有話語權。

他們連龍族都能捕殺,何況是其他仙獸。

“轟轟轟!”

陣法外麵交戰進入白熱化階段,陳古一掌接著一掌,不斷地拍向麒麟鼎。

軒轅秋麵色慘白,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襟。

其他人不肯追殺柳無邪,禹弘濟隻好親自動手。

家主下令,追殺柳無邪放在第一位,其他都可以放下。

一個縱射,禹弘濟出現在柳無邪不遠處。

淩厲無匹的掌印壓下,柳無邪避無可避。

就在這時候,周圍時間碎片迅速捲起一道駭浪,形成大量的時間夾層,攔住了禹弘濟的身體。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