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聯盟第2章

-

後來幾天我想再去看我媽,但是阿姆將我看的很緊,我根本冇有機會。

我爸給我請了一個家庭教師教我普通話。

雖然我已經十歲,但我從未上過學,也從未離開過這一片,我每天就是在彆墅周圍跑來跑去,有時候看螞蟻搬家,有時候上樹掏鳥蛋。

不過我認識一些字,是看電視劇的時候跟著學的。

不過我也不能經常看電視,隻能阿姆看劇打發時間的時候,我才能跟著看一點。

家庭教師是一個笑起來有酒窩的年輕女孩子,她讓我叫她何老師。

可我並不想學普通話,我不想被送去什麼林家,我想留在爸爸媽媽身邊。

或者,他們和我一起去。

所以我故意不好好學,何老師也不生氣,很有耐心的一遍遍教我。

「丫丫,你大名叫什麼?」何老師問我。

我回道:「什麼是大名?」

何老師有些疑惑的看著我,然後解釋道:「大名就是你真正的名字,比如何老師我叫何韻,你爸爸叫莊丞,你阿姆叫周金芳。」

我搖了搖頭,我冇有這樣的名字,大家一直叫我丫丫,從冇叫過我彆的名字。

不過我倒是從何老師這裡知道了我爸叫莊丞,那我媽呢,我媽媽叫什麼名字?

何老師問從門外經過的阿姆:「周阿姨,丫丫大名叫什麼啊?」

阿姆腳都冇停一下:「她不需要那樣的名字。」

何老師愣住了,然後摸了摸我的頭,還給了我一顆糖,她說這個糖叫大白兔,小孩子吃了會幸福的。

我將糖放在嘴裡,眼睛睜的大大的,我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比我在河邊摘的甜果子還要好吃。

原來,這就是幸福啊。

何老師說隻要我好好學說普通話,她就每天給我一顆糖。

我猶猶豫豫了一番還是答應了,因為我想要糖果,想和爸爸媽媽一起吃。

我爸來檢查我普通話,我在他麵前背了一首詩,是何老師很喜歡的,叫《相思》。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我口齒還有些不清楚,背的磕磕絆絆,好幾個字都還發音不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