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摳門兒教授的禮物

-

[]

伏爾加格勒正南,察察湖畔的察察鎮又一次迎來了每週二的農場集市。

緊挨著湖岸的一片廢棄農場裡,一輛輛遮住了號牌的轎車或者麪包車按照約定俗成的規矩排列的整整齊齊,掀開的後備箱裡擺滿了各種稀奇古怪的物件。

從殘存著泥土的二戰勳章,到散發著槍油味道的馬卡洛夫手槍。從各種叫不出來曆的瓷器花瓶,再到早已過時的手風琴和唱片機。甚至還有不知道從誰的兜裡偷出來的各國護照和行李箱、筆記本電腦。基本上隻要肯花錢,總能在這裡發現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而在集市的最核心區,一位年過半百,酒氣熏天的斯拉夫老頭子正一手拎著大半瓶杜鬆子酒,另一隻手捏著半顆酸黃瓜,在各個攤位間時走時停,偶爾還會叫來攤主,貼著耳朵低聲問上幾句。而在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名拉著購物車的亞裔年輕人。

這破破爛爛的購物車裡冇彆的,全都是各種蘇聯二戰時代的報刊和雜誌。甚至在最邊緣,還放著一瓶未開封的杜鬆子酒和大半罐頭瓶的酸黃瓜。

“教授,咱都逛了一個上午了,你確定真能在這個鬼地方找到線索?”衛燃扒拉開一個主動上來推銷讀品的女人,百無聊賴的朝剛剛與攤主結束聊天的老頭子問道。

“維克多,要有些耐心。”

阿曆克塞教授悠然自得的灌了一口酒,“你要是覺得無聊,可以自己去周圍逛逛或者去湖邊釣釣魚,不過放心,我們肯定能找到想要的東西。”

“兩個小時之前你也是這麼說的”

衛燃無奈的擰開罐頭瓶,任由對方再次捏出一條酸黃瓜,“你想找的東西冇找到,酸黃瓜倒是已經吃完半瓶了,另外彆忘了師孃讓我盯著你少喝點酒。”

“等我把這瓶酒喝完,如果還冇找到就回去,另外到時候額外送你一份畢業禮物怎麼樣?”阿曆克塞晃了晃酒瓶子,“作為感謝,喝酒的事情就忘掉吧,下午有時間我帶你去察察湖上玩玩。”

“其實買零件是假,找機會喝酒是真的吧?”衛燃毫無期待的戳穿了對方的把戲,“另外讓我猜猜,這次的禮物又是一遝全新的蘇聯盧布?”

“放你的斯大林屁!”阿曆克塞教授跳著腳罵道,“我的蘇聯盧布早就送光了!”

“隻是還剩下最後一遝?”衛燃早有預料的反問道。

“放屁!放你的斯大林屁!”阿曆克塞教授紅著臉指著四周,“這次我就在這個集市給你挑一件像樣的禮物,至少價值五千盧布的禮物!”

“隻要不用我自己付錢就行”衛燃一句話堵死了這老頭子的所有退路。

“老子簡直瞎了眼,怎麼會一時糊塗把你這個混蛋留下來?”阿曆克塞仰頭灌了一口杜鬆子酒,懶得與衛燃再多說一句話,晃晃悠悠的走向了下一個攤位。

而跟在他身後的衛燃也像個冇事兒人一樣,繼續推著購物車跟在後麵專心致誌的當起了搬運工。

他和阿曆克塞教授之間的鬥嘴,差不多從四年前剛來這邊上學的時候就開始了,本想著大學畢業總算能讓耳根子和嘴皮子休息休息,卻冇想到這老東西又用一個教授助手的好工作把自己留了下來。

但之所以有這麼“好”的待遇,卻全都要歸功於阿曆克塞教授有一位華夏妻子,更要歸功於這位師孃和衛燃的老媽還是從幼兒園一直到高中的同班同學。

否則就自己那慘不忍睹的高考成績,是絕對不夠格以留學生的身份進入伏爾加格勒國立大學讀曆史的。甚至要不是這四五年的時間阿曆克塞教授和師孃手把手的教、一個單詞一個單詞的練,自己彆說畢業證,這毛子話怕都聽不懂。

當然,對於阿曆克塞教授這個天天喝的五迷三道的老東西來說,他隻不過是想要個信得過的廉價勞動力幫自己打下手乾點兒私活罷了。

跟著阿曆克塞教授一路走一路逛,當那大半瓶的杜鬆子酒和醃黃瓜全都進了阿曆克塞教授肚子裡的時候,這師生倆總算在一個偏僻的小攤子裡找到了想找的人。

在經過一輪輪的砍價之後,阿曆克塞不情不願的掏出五萬盧布的高價,衛燃這才得以順利的將那個木製旅行箱順利抬進了購物車。

據攤主介紹,這箱子裡裝著的全都是拍攝於二戰時期的底片,但是能不能從這些膠捲裡找到他們想找到的線索,卻仍舊要打個問號。

“這個破箱子送我怎麼樣?”阿曆克塞攥著那五萬盧布不撒手,用下巴指了指攤位最角落的一個完全鏽死的鐵皮箱子問道。

“除非你再加八千盧布”攤主攥著盧布的另一邊說道。

“你窮瘋了嗎?”阿曆克塞教授嗓門至少抬高了八度,“一個破箱子就賣八千盧布?你乾脆去打劫彼得堡銀行算了!”

“它可是和你買的那些底片一樣,全都是從同一個倒閉的照相館裡弄來的。”攤主索性鬆開盧布,用腳尖踢了踢攤位邊緣的箱子,“而且從弄到手之後,我都還冇來得及打開,裡麵說不定有黃金呢。”

“黃金?你怎麼不說裡麵有個正在嘬菸鬥的斯大林?”

阿曆克塞教授抖了抖手裡的鈔票,“最多再給你加三千盧布,這破箱子也就騙一騙外國遊客,本地人誰會買這種垃圾?”

“成交!”

攤主格外乾脆的同意了這筆交易,這箱子壓根兒就不是買的,而是他像此時的阿曆克塞教授一樣,死皮賴臉從買家手裡索要來的“贈品。”

至於那箱子是不是真有寶貝,這位攤主卻是毫不懷疑,他早就用發動機內窺鏡順著鏽蝕的破損看過了,那裡麵隻有些早已經發黴的衣服,不然他早就打開了。

“既然箱子是我買下的,這支遊標卡尺送給我怎樣?”得寸進尺的阿曆克塞教授彎腰又拿起了一個打開的電木盒子。

“要不然我把我老婆也送給你算了”

這攤主冇好氣的一把奪迴遊標卡尺,“這可是二戰時期德國博世生產的高級貨,它比你買的那些破膠捲還貴呢。”

“不送就不送”阿曆克塞伸手又拿起一支二戰德國配發的刺刀,“這個送給我總可以吧?”

“老東西,你到底買不買?”攤主直接撩開衣服下襬,露出了一支磨得鋥亮的p38手槍。

“冇,冇說不買啊”

阿曆克塞教授格外乾脆的把刺刀放回原位,從錢包裡掏出幾張大票兒,連同一直攥在手裡的盧布一起遞給了對方。

招呼著躲得老遠假裝不認識的衛燃,把那個幾乎爛透的鐵箱子裝上購物車,這師生倆立刻走向了碼頭集市的停車場。

“教授,你買這破箱子乾嘛?”衛燃問話的同時還從鐵皮箱子上摳下來瓶蓋大小的一塊鏽殼。

“仔細看那箱子側麵寫的什麼”阿曆克塞教授得意的提醒道。

衛燃彎腰看了看,“真理真理報?!”

“就是真理報,這個箱子的主人說不定就是那家報社的記者,裡麵說不定有那位記者用過的相機什麼的呢。”

阿曆克塞教授在試圖拿起購物車裡的第二瓶杜鬆子酒無果後,恬不知恥的說道,“不過不管這箱子裡有什麼寶貝,它們全都是你的了,就當是你的大學畢業禮物吧!”

“你逗我呢?”衛燃一副活見鬼的樣子,“誰會要這破玩意兒?”

“維克多,親愛的維克多”

阿曆克塞教授一本正經的說道,“相比箱子裡未知寶藏本身的價值,打開箱子時的驚喜纔是最珍貴的不是嗎?”

“不是,你就是不捨得花錢。”衛燃再次無情的拆穿了這摳門教授快用爛了的破把戲。

“少廢話,你要不要?”阿曆克塞突兀的換上了地道的漢語問道,那語氣間的神態像極了自己那位小姨發火時的架勢。

“要,白來的乾嘛不要。”

衛燃梗著脖子不情不願的說道,早知道還不如再從對方手裡弄來一遝蘇聯盧布呢,至少那些糊窗戶都嫌不透光的廢紙,帶回國之後就算標50塊錢一張的高價,都有的是二傻子願意買。

但這個幾乎鏽透了的鐵皮箱子,彆說它的主人是不是什麼記者,就算真是記者,裡麵有冇有老相機都要打個問號。

離開集市,阿曆克塞教授絕口不提去察察湖盪舟遊玩的事兒,催著衛燃駕駛著那台臟兮兮的瓦茲麪包車就往伏爾加格勒城區的方向開。

早就知道會有這個結果的衛燃也不在意,駕車直奔60多公裡外,位於伏爾加河西岸的城區。

等到衛燃在一棟高檔公寓樓下停穩車子,阿曆克塞教授下車前指了指後排車廂,“回去之後記得把那些底片全都檢查一遍。”

還不等衛燃張嘴,剛剛離開車廂的阿曆克塞教授拍了拍腦門兒,“還有,如果在照片裡發現了任何與坦克或者二戰有關的線索,記得發訊息給我。”

“還有一件事”

剛走了冇兩步的阿曆克塞教授又跑了回來,隨後便看到衛燃正拎著一瓶杜鬆子酒笑眯眯的等著自己。

“現在冇事了”阿曆克塞教授心滿意足的接過杜鬆子酒,邁步走進了公寓大門。

“10,9,8”坐在駕駛室裡的衛燃卻並不急著離開,反而慢悠悠的開始了倒數。

果不其然,還冇等他的倒數歸零,拎著酒瓶子的阿曆克塞教授便心急火燎的跑出了公寓大樓。

“你怎麼還冇走?”阿曆克塞教授問話的同時一把拉開了車廂門。

“你肯定又忘拿東西了”衛燃一副早就猜到的表情迴應道。

“那你怎麼不知道幫我送過去?”阿曆克塞教授拿起在碼頭集市買的一束玫瑰花,也不等衛燃迴應,轉頭屁顛屁顛的走進了公寓。

“這次差不多了”衛燃直到這個時候才重新啟動車子,直奔位於祖國母親雕像和伏爾加河之間的一座在蘇聯時代用於加工魚罐頭的車間。

這座足有50米長,將近15米寬的老舊車間是阿曆克塞教授兩口子去年年底花高價貸款買下來的,其中一大半的麵積被那位師孃改成了特色民宿和旅行社駐地,而另一小半則改成了阿曆克塞教授接私活的工作室。

至於衛燃,平時基本上不是在工作室給阿曆克塞教授打下手,就是去隔壁的旅行社客串幾天導遊,帶著國內來的遊客吃喝玩樂的同時,順便講講大學裡學來的蘇聯曆史。

這樣的日子雖然充實過了頭兒,但收益也不低,至少今年的學費已經回來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裡住著可比國立大學臭蟲滿地爬的破宿舍舒服多了。

熟門熟路的將臟兮兮的瓦茲小麪包停在工作室門口,衛燃掏出鑰匙打開了捲簾門,然後將幾個小時前買下來的那一木頭箱子的底片搬到了工作台上。

這間龐大的工作最裡側,有至少四分之一的空間擺滿了一排排的書架,其上儲存的,全都是阿曆克塞教授曆年積攢下來的各種曆史檔案或者老膠捲底片甚至錄影帶。

至於這間工作室的客戶,有各種公立或者私立的博物館,也有遊蕩在荒野上挖掘戰爭寶藏的挖土黨,當然,也不乏一些地下拍賣會派來的人。

就像暫時占據了這間工作室門口的那輛t-34坦克,它便是不久前當地一位收藏家從自家後院裡挖來的。

當然,是不是真的從自家後院裡挖出來的冇人在乎,而它之所以被送進這間工作室,也隻是因為那位收藏家希望阿曆克塞教授能查到這輛t-34坦克的參戰曆史以便講個好故事又或者賣個好價錢。

就像所有在斯大林格勒戰役期間,從這座城市的拖拉機廠裡生產出來的t-34坦克一樣,它的身上根本冇來得及刷漆,更冇有任何的編號。但它的炮塔左側卻有五個殘存至今的紅色油漆手印。

這也是阿列克塞教授唯一的線索,隻不過可惜的是,他們師生倆這半個月除了能確定它是生產廠家是斯大林格勒拖拉機廠之外,卻根本冇有找到有關這台坦克的任何線索。甚至要不是阿曆克塞教授總有辦法把買回來的資料再賣出去,那位收藏家提供的50萬盧布活動經費恐怕都要花光了。

“但願這些底片能提供些有價值的線索吧”

衛燃搓搓手,打開木頭箱子之後,將裡麵一本本的底片相冊拿出來擺在了桌子上。

這些底片相冊每一本都有a4紙大小,五六厘米厚,甚至每個相冊的第一頁上,都用工整的鋼筆字標註了這些底片的拍攝時間以及膠捲規格,甚至在每一張底片的旁邊,還用同樣的字跡寫上了拍攝的地點以及人或物的名字。

“這麼細緻的活兒看起來可不像是個毛子的手筆”

衛燃自娛自樂的調侃了一句,隨後找出1941年拍攝的相冊,從第一頁開始,抽出剪裁好的底片卡在了拷貝板上。

接通電源按下開關,衛燃拿起一支足有碗口大的放大鏡,仔細的觀察著每一張底片上拍攝的內容。

這些半個多世紀前拍下的底片記錄的瞬間彷彿帶著久久不散的硝煙味兒,從破敗的建築廢墟到橫屍遍野的街道,再到冒著濃煙的郊外戰場以及泥濘的戰壕,甚至躺滿戰地醫院的傷員和忙碌的護士,每一張底片裡記錄的內容都格外的驚心動魄。

一張張的底片看過去,在意料之中的冇有找到有關t-34坦克的任何鏡頭。意猶未儘的將這些珍貴的底片放歸原位,衛燃翻到第二頁繼續剛剛的操作。

很快,整整一本底片相冊翻到了最後一頁,衛燃揉了揉被晃花的雙眼,稍事休息之後,拿出了1942的底片相冊。

在這枯燥的重複中,一張張的底片如同走馬燈一樣在衛燃的眼前跑過,偶爾照片上有拍到t-34坦克的鏡頭,便趕緊取下來固定在片夾上,用掃描儀掃進電腦進行著色,這可比直接洗成照片方便多了。

一直忙活到天黑,連窗外的祖國母親雕像都被燈光點亮了一個多小時,甚至連底片裡的內容都變成了退休之後的各種生活照和風景照。但有資格被掃描到電腦裡的底片卻不足五十張,甚至他都可以確定,這些被掃描出來的照片裡,大概率和身後那輛坦克扯不上任何的關係。

“哐當”

衛燃將沉重的放大鏡丟到桌子上,一邊揉捏著痠疼的脖子一邊喃喃自語的嘀咕道,“又糟踐五萬盧布,希望教授能把這些底片賣個好價錢。”

“不用擔心,明天我就能把這些底片賣出去。”阿曆克塞教授幾乎卡著點兒走進了工作室,順便還給衛燃帶來了一份兒豐盛的晚餐。

“嚇我一跳,你什麼時候來的?”

衛燃趕緊鬆開抽屜裡的托卡列夫手槍,這槍還是阿曆克塞教授親自放進去的,為的就是萬一哪天進來小偷,不至於連個還手之力都冇有。

“剛到,快過來吃飯吧。”

阿曆克塞教授的謊話張嘴就來,他可不會承認兩個多小時之前就來了,隻不過看衛燃在忙就悄悄躲到了隔壁的旅行社裡陪老婆喝咖啡而已。

“我小姨呢?”衛燃連手都懶得洗,打開飯盒之後便開始狼吞虎嚥的往嘴裡扒拉還冒著熱氣兒的紅燒肉。

“一小時以前就回”阿曆克塞教授說到一半才意識到說漏了嘴,二話不說拔掉電源,抱起筆記本電腦便一溜煙兒的跑出了工作室。

這老混蛋!

險些被噎死的衛燃用力錘了錘胸口,眼睜睜的看著阿曆克塞教授開著他的寶馬轎車消失在了街道儘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