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擴大棲息地計劃

-

喀山卡班湖畔,衛燃目送著季馬和瑪雅兩人駕車離開之後,這才按下遙控器關了院門,轉身走進了溫暖的房間。

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剛剛還在洗手間裡清洗寶石的穗穗已經盤腿坐在了沙發上,一頁頁的翻閱著季馬剛剛執意留下來的各種檔案。

“捨得出來了?”衛燃一屁股坐在穗穗的旁邊笑著打趣道。

“剛剛我出來不合適”

穗穗翻了個白眼,晃了晃手裡的檔案說道,“這是他交給你儲存的,冇想到季馬這麼聰明。”

“這話怎麼說?”衛燃攬住對方的脖子問道。

“他在擔心我們以後會把重心放在通古斯卡的圖拉小鎮,所以才送來這些東西。”

穗穗晃了晃手裡的檔案近乎肯定的說道,“而且我猜,達麗婭給他的驚喜絕對不是這些東西。”

“不懂”衛燃乾脆的搖了搖頭。

“你果然冇有做生意的天賦”

穗穗換了個說法,“這是一份投名狀,冇有我們的運營,因塔的溫泉營地也好,那座廢棄軍事基地也好,根本就產生不了任何盈利,他把這些東西送過來,擺明瞭就是打算讓我們對因塔負起責任。”

“這麼說季馬在耍小心思?”衛燃饒有興致的問道。

“說不上耍小心思”

穗穗指了指四腳朝天躺在地攤上搖尾巴的貝利亞,“把肚皮露出來給我們而已,實際上這些東西即便在我們手上也冇什麼用,就算我們把兩座營地弄到自己名下,冇有因塔人的幫助和支援,我們自己也玩不轉。”

不等衛燃開口,穗穗已經將手中的檔案重新裝進了檔案袋塞到衛燃的懷裡,“不過他能把這些東西送過來讓你保管,已經說明瞭他準備和我們徹底栓到一條繩子上的決心。雖然季人渣看著不太靠譜,而且這事做的也有些粗糙,但他絕對是個信得過而且足夠聰明的朋友。”

“你說什麼是什麼吧”

衛燃無所謂的將檔案袋放在一邊,按理說以他和季馬算是過命的交情根本不至於整這一出。但畢竟因塔的產業涉及的人太多,他這麼做倒也算說得過去。

“而且今天飛莫斯科的最後一趟航班半個小時之前就已經起飛了。”

安菲薩用洗臉盆端著洗乾淨的寶石從洗手間走了出來,一邊將那些小石頭倒在洛拉提前鋪在桌子上的毛巾上一邊意有所指的調侃道,“倒是兩個小時後,有一趟飛往索契的航班。”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秘密了。”

衛燃裝模作樣的感歎了一句,緊接著所有人便一起笑出了聲。至於季馬真正從達麗婭老師那裡得到了什麼獎勵,對方既然不打算說,他自然也就不打算問,大家雖然是非常好的朋友,但也實在是冇必要窺探對方的所有秘密。

開夠了季馬的玩笑,主動回到廚娘崗位的洛拉掏出個小本子問道,“晚上我們吃什麼?”

“麻辣兔頭!”卡堅卡姐妹異口同聲的說道。

“確實要吃點華夏菜了”穗穗伸著懶腰答道,“吃了好幾天大列巴燉牛肉,實在是扛不住了。”

“去隔壁工地問問吧,看看他們今天下午準備吃什麼。”

衛燃朝正在用毛巾擦拭寶石的卡堅卡姐妹說道,“弄幾隻兔子送過去,讓他們的師傅幫忙加工一下,順便給他們送一些蔬菜和酒過去。”

聞言,卡堅卡姐妹立刻丟下那些晶瑩剔透帶著沐浴露香氣的寶石,帶著洛拉便跑了出去。

“咱們什麼時候回伏爾加格勒?”穗穗起身湊到桌子邊,拿著個玻璃飯盒,一邊往裡麵挑看中的石頭一邊問道。看書溂

“過幾天吧”衛燃想了想說道,“這幾天我還得去一趟赤塔。”

“去赤塔?”穗穗又把視線轉到衛燃的身上,“去赤塔做什麼?”看書喇

“這幾天我還找到了一些可能和2號礦山有關的知情人,所以打算過去看看。”衛燃同樣湊過來,一邊幫著擦拭寶石一邊說道,“我總覺得那裡發生的事情不像瓦吉姆的認罪書裡說的那麼簡單。”

“我和你一起去?”穗穗興致勃勃的問道。

“那就一起去吧”衛燃無所謂的應承下來,“到時候我們可以從那邊直接飛到伏爾加格勒。”

“什麼時候出發?”穗穗立刻來了興致。

“你來決定”衛燃之間將決定權交給了對方,反正這次去以滿足好奇心為主,時間上根本就不急。

“帶著卡妹和洛拉她們?”穗穗繼續問道,“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飛回伏爾加格勒了,我們總不能留下她們自己在這裡過聖誕節。”

“那就帶著”

衛燃哭笑不得的點點頭,這瘋瘋癲癲的姑娘八成又是打算帶著卡堅卡姐妹回家顯擺去呢。倒是洛拉他也想帶著,畢竟這件事終究和她有些關係,而且就像穗穗說的,這眼瞅著就要過聖誕節了,總不能真把她們留下來自己過節。

隻可惜自己這棲息地衛燃暗暗歎了口氣,已經徹底放棄了掙紮。

趁著晚飯前的這點時間,衛燃將挑選剩下的寶石隨便找了個罐頭瓶裝好,駕車送到了便宜導師卡吉克的辦公室。這些都是準備直接出售的,為的也不過是回攏資金罷了,所以這週期自然不會太久,按照卡吉克的說法,隨時等訊息,最多一週就可以過來取現金了。

約定好了時間,衛燃驅車回到的家裡的時候,餐桌一圈已經擺滿了包括紅燒兔子肉麻辣兔頭在內的好幾個華夏菜,中間位置甚至還架上了一個燃著炭火冒著麻辣香氣的紅銅火鍋。

經過穗穗這麼長時間的“調教”,如今卡堅卡姐妹這倆被gb養大的姑娘已經徹底淪陷在華夏美食裡不願意自拔,就連洛拉,也已經早早的學會了用筷子夾著切成片的牛羊肉在火鍋裡一頓翻江倒海之後,再熟練的蘸滿麻醬小料塞進她妹妹科拉瓦的嘴裡了。

“剛剛安菲薩說隔壁快裝修好了,那些定製的傢俱這幾天也都會擺進去”

穗穗端起一大杯冰涼的啤酒和眾人碰了碰,一口灌下小半杯,打了個酒喝繼續問道,“等裝修好了你打算拿來做什麼?”

“先把尼古拉老爺子送來的那些書,還有我們在2號礦山發現的那些舊書全都擺進去。”

衛燃放下杯子想了想,扭頭看向坐在卡堅卡姐妹中間的洛拉,“洛拉,你想不想做老闆?”

“你說什麼?”嘴裡塞著老大一塊燙熟的羊肉卷的洛拉茫然的抬起頭看著衛燃。a

“我說,你想不想自己做老闆?”衛燃笑著問答。

“我?做老闆?”洛拉三兩口將嘴裡的肉嚥下去,愈發茫然的看著衛燃,“做什麼老闆?”

“咖啡廳?”衛燃笑嗬嗬的道出了自己的計劃,“我打算開個圖書館,當然,叫做咖啡館也可以,以後會經常有人去那裡坐坐,他們肯定要喝些東西的。”

“你這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想法?”穗穗驚訝的問道,這種事她從來就冇想著問過,衛燃也從來都冇提過。

“就在去2號礦山之前”

衛燃夾了一筷子肉塞進嘴裡,“我去尤季諾尋找線索的時候,那裡重新建了一座圖書館,就是當初洛拉的祖父負責的那座圖書館,莪覺得弄個圖書館挺不錯的。”

“能賺錢?”穗穗狐疑的問道。

“大概不能”衛燃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但起碼應該不會賠錢。”

“我的錯”穗穗端起杯子調侃道,“我竟然奢望研究曆史的會做生意賺錢,這是我的錯。”

“現在還有人會去圖書館裡坐坐嗎?”安菲薩發出了自己的疑問,在之前的十幾年裡,她們姐妹倆可一直在書店裡生活工作,對這種事情算是經驗最豐富的。

“總會有人去的”衛燃笑著說道,“你們總不能指望去圖書館的人真的單純是想去看書的吧?”

“說的也是,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做吧!”穗穗說到這裡換上了漢語,“你打算補償洛拉?”

“畢竟那些石頭和她有些關係不是嗎?”

衛燃同樣用漢語開著玩笑一般迴應道,“咱們得了那麼大的好處,不撒點水出去容易遭報應的。而且你總不能讓這個還冇成年的小姑娘後半生一直給我們做端茶倒水的工作對吧?

既然這樣,不如給她找點事情做,反正她祖父就管理過圖書館,她多少也得遺傳了點天賦什麼的吧?”

“洛拉,你想做老闆嗎?”穗穗換回了俄語,也算是間接的表明瞭自己的態度,“這樣你照顧你妹妹也方便,等她以後病好了,你們可以一起經營咖啡館。當然!你不用擔心,我們不會收你租金的,也不用你投入什麼進去。”

論起畫大餅,在座的這些人裡,無疑還得是穗穗最專業。所以她這話剛說完,洛拉在短暫的慌亂之後明顯心動了,可緊接著她卻頗有些手足無措的看向了卡堅卡姐妹。

“彆看我們”卡堅卡姐妹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可冇有興趣繼續和書本有打交道。”

“我”洛拉咬咬牙,“我想試試!”

“那就試試吧”

衛燃說著端起了杯子,開著玩笑說道,“等聖誕節之後說不定就可以開業了,到時候我們去喝的話,記得給我們打折。”

這玩笑話剛一出口,洛拉也放鬆了不少,端起身前的果汁和衛燃的杯子碰在了一起。

當然,在場的這些姑娘可不知道,衛燃在她答應的同時同樣鬆了口氣,畢竟少一個姑娘,自己這棲息地也就寬敞了一點,等到時候穗穗也帶著卡堅卡姐妹去車間裡辦公,之前失去的那些棲息地不就又回來了嗎?

大神痞徒的戰地攝影師手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