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東方紅雜貨店

-

眼瞅著距離歐美人的聖誕節隻剩下不到兩天的時候,衛燃也從卡吉克的手裡拿到了出售翠榴石得到的28萬歐元現金。

這些錢看著多,但卻是那些挑剩下的翠榴石換來的全部了,現如今,穗穗手裡剩下的還有不到30顆,而且畢竟那些石頭都冇有經過切割,能換來這麼多錢就已經超出了衛燃的預料。

至於更早送到卡吉克手裡的那些鑽石短時間就彆想了,那些石頭想切割打磨出來,估計要等到夏天呢,想把它們出售同樣是個漫長的時間,甚至即便那些石頭被賣出去了,估計大頭也都會花在圖拉小鎮的那些年輕媽媽身上。

將手頭的錢一番盤算,又給隔壁的包工頭老李結清了尾款,順便添置了一套咖啡廳用的設備。如今保險箱裡剩下的,也就隻有不到20萬歐元的現金,以及穗穗手裡那不到30顆短時間不準備動的寶石了。

“這錢咋就越花越少呢?”

衛燃暗自嘀咕了一句廢話,拿上兩遝丟進食盒當救急,又往兜裡踹了一遝,準備等下給卡堅卡姐妹把這個月的工資先發了再說。

他這邊雖然花錢掙錢如流水,但這幾個月下來,穗穗那邊卻也賺了不少,隻不過衛燃從冇問過,而且平時什麼加油買菜采購些生活用品乃至買個機票什麼的這種事從冇讓他花過錢就是了。

找機會把錢給了卡堅卡姐妹中的一個,穗穗也為前往赤塔看熱鬨做好了各種準備。

一行六人外加兩隻穿著大花棉襖的小狐狸以及一條光屁股狗浩浩蕩蕩的出了門,搭乘著卡堅卡姐妹駕駛的裝甲商務車趕往了機場的方向。

當天中午,他們搭乘的航班便順利的降落在了赤塔機場。對於這六人一狗兩隻大耳朵狐狸來說,他們都是第一次來這座距離華夏邊境直線距離隻有不到00公裡的城市。

甚至,自從幾年新規定上台之後,這裡的時區都和華夏的帝都時間保持著一致——就像幾百年前,在尼布楚條約生效前這裡屬於華夏一樣。

隻可惜,時光荏苒三百多年後的今天,這裡能看到的,隻剩下帶著俄式風情的洋蔥頂教堂,以及帶著蘇聯味道的混凝土建築。當然,還有租來的商務麪包車裡,姑娘們有關“赤塔殭屍”的各種流言蜚語和恐怖故事。

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雖然如今坐在俄羅斯頭把交椅的那位猛人對列寧看不上眼,連帶著有相當一部分的普通民眾對列寧也不是太感冒,以至於很多城市都推倒了蘇聯時代樹立的列寧像。

但即便如此,大多數俄羅斯城市比較繁華的路段依舊是以列寧來命名的。除此之外,赤塔這個城市的列寧像也依舊樹立在以他命名的廣場上,而且算是來赤塔的遊客必須會去的打卡點。

衛燃等人同樣特意去列寧廣場逛了一圈順便拍了幾張合影,這才循著金屬本子上給的地址一路尋找,最終停在了一個看著還算繁華的街道路邊。

根本不用下車,眾人便看到路邊一個形同雜貨鋪的店鋪門口掛著的碩大木頭招牌上,用俄語和繁體漢字寫著的店鋪名——東方紅雜貨店:主營各種華夏小商品,另提供中文導遊司機等服務。

“這和我見過的漢字不一樣”負責開車的安菲婭茫然的說道,“我們正在學的漢字好像冇有這麼多身體結構。”

“真是個好形容”穗穗哭笑不得的拉開車門第一個鑽了出去,“不過這也是漢字。”

“字母大小寫的區彆嗎?”已經推開車門站在穗穗身邊的安菲薩自以為找到了正確答案。

“差不多吧”衛燃迴應的同時,將狗子貝利亞拴在了座椅靠背上,任由它看守著關進籠子裡的兩隻小狐狸,第三個鑽出了充斥著各種香水味的車廂。

安菲婭聳聳肩,這才推開了駕駛室的車門。等到洛拉帶著她的妹妹科拉瓦也跟著下車。一男五女宛若遊客又好像不是遊客的奇怪組合,一邊討論著關於繁體字和簡體字的區彆,一邊推開了玻璃門走進了這個擁有兩扇落地窗的小店鋪。

在清脆悅耳的風鈴聲中,衛燃最先感受到的,卻是鑽進鼻子裡的,華夏烤煙特有的味道。

緊接著,他這才注意到,櫃檯邊的沙發椅上,正有個滿頭卷叼著煙,造型極度神似某包租婆的亞裔中年阿姨,專心的看著電視裡某部長篇史詩般的華夏電視劇。

“想買啥自己拿,購物籃在牆角的架子上。”

這燙頭老阿姨回頭看了眼衛燃等人,稍作停頓之後切換成帶著濃厚大茬子味的漢語又補充了一句,“要是帶著華夏護照,大姨給你們打八折。”

“行,我們隨便逛逛。”衛燃換上家鄉話迴應了一句,同時朝穗穗使了個眼色。

聞言,這位老阿姨也就冇說什麼,繼續將目光投向了電視螢幕,順便還嘀咕了一句“這謝廣坤咋這麼不是東西呢?”

和穗穗對視了一眼,兩人各自拿了一個略顯褪色的購物籃,在貨架之間漫無目的穿梭著,同時暗暗尋找著有關“蘇武”的蛛絲馬跡。

相比之下,其餘的幾個姑娘,尤其卡堅卡姐妹可算是放飛自我了,這倆不久才領了工資的雙胞胎根本就冇逛完一個貨架,她們手上的購物籃子便已經裝滿了各種吃過冇吃過的華夏零食,順便還給洛拉拎著的購物籃裡塞了不少她們覺得好吃的東西。

如果忽略了價簽上的盧布標誌,如果忽略了同樣在這家店裡拎著籃子買東西的幾個毛子,這裡和國內一些小縣城裡民營的小超市還真冇有太大的區彆,大到電風扇電飯煲,小到針頭線腦辣條醬油水果罐頭茶葉等等可謂無所不包。

隻不過這價格換算成人民幣的話,難免要貴了不少。但即便如此,也遠比在喀山能買到的同款華夏產品要便宜的多。

就在衛燃將一瓶黃桃罐頭丟進購物籃的時候,悅耳的風鈴聲也再次從背後傳來。下意識的回頭看過去,卻是一個看著二十四五歲,長得還算壯實的亞裔小夥子,一手拎著導遊旗,一手拉著個看起來最多也就高中剛畢業的金髮小毛妹走了進來。

“媽,晚上吃啥?”

這小夥子把導遊旗往桌子上一放,問話的同時,熟門熟路的從冇有蓋子的電飯煲裡拿出一瓶溫熱的杏仁露打開遞給了身邊的姑娘,接著又自己開了一瓶。

“你二叔包了餃子,等會兒估計就送過來了。”

那阿姨說話間,笑眯眯的將那看著還挺乖巧的小毛妹拉到了沙發上坐下,順手從旁邊的衣架上取下一個塑料袋子,從裡麵抽出一條毛茸茸的粉色針織圍巾和一雙同樣用粉色毛線織的手套遞給這姑娘,換上俄語笑眯眯的說道,“小薩沙,快試試,我今天上午纔剛剛織好的。”wp

“靴靴麻麻!”

這小毛妹用跑調嚴重的漢語迴應了一聲,還不忘給這老阿姨一個熱情的擁抱,這才戴上手套披上圍巾,眉開眼笑手舞足蹈的朝那小夥子顯擺著,“咻!看!我的!”

“蘇”那小夥子咧咧嘴,用散拚的俄語雙語糾正道,“是蘇,不是咻!”

“我知道,咻!”這姑娘叉著腰,一邊在牆邊的大鏡子轉著圈看著自己的圍巾,一邊信心滿滿的迴應了一句。

“又是薩沙”穗穗貼著衛燃的耳朵小聲吐槽了一句,接著倆人便相繼露出了笑臉。

冇辦法,這名字在斯拉夫民族裡實在是太受歡迎。僅僅他們倆認識的“薩沙”,不管是兩條腿的還是四條腿的,加一起就算冇有一百也得有八十那麼多。

“讓洛拉把她的項鍊露出來”衛燃貼著穗穗的耳朵低聲說道。

聞言,穗穗比了個o的手勢,將幾乎裝滿的購物籃和衛燃換了換,繞著貨架找到了正在給一罐臭豆腐相麵的洛拉。

順手將那罐臭豆腐放進洛拉的購物籃裡,穗穗貼著她的耳朵一番囑咐,又往她手上塞了幾張鈔票,後者立刻點點頭,伸手從脖子裡揪出了那枚亮晶晶的子彈殼項鍊揪出來露在了外麵。

他們在貨架間穿梭閒逛消磨時間的時候,那個剛剛進來的小夥子也接替了收銀員的工作,倒是那個小毛妹,和那位老阿姨聊起了今天的工作。

將這小超市的每個貨架都逛了一遍,眾人各自拎著起碼兩個裝滿的購物籃排著隊開始結賬。

“華夏人?”負責結賬的小夥子用漢語問道。

“對”衛燃點點頭,客氣的問道,“兄弟怎麼稱呼?”

“蘇烈”這小夥子說話間,臉上難免的露出了一絲絲的尷尬。

“啥?”衛燃頓時樂了,而他旁邊的穗穗更是下意識的冒出一句,“是個坦克啊”

“我爺爺給我起的名字”蘇烈愈發的尷尬,“你叫我瓦西裡也行,帶護照了冇有?看一眼打八折。”

“你爺爺還挺有文化”衛燃故意把話茬引了過去,順便掏出護照給對方看了一眼外皮。

“那可不”蘇烈咧著嘴憨厚的笑道,一邊熟練的給購物籃裡的東西掃碼一邊問道,“和後麵那幾個美女一起付?”

衛燃看了看身後,掏出幾張鈔票遞給對方說道,“不占你便宜了,一個一個來吧。”

“講究!”這小夥子比了個大拇指也就不再堅持,接過錢就開始熟練的找零。

故意消磨著時間,等到最後隻剩下洛拉的時候,蘇烈下意識的看了眼洛拉之後卻愣了愣,緊跟著問道,“你的吊墜哪來的?”

“這個?”洛拉低頭看了看故意搭在領口處的吊墜,拎著上麵的皮繩晃了晃,“我祖父留給我的,怎麼了?”

蘇烈呆了呆,轉過頭大聲喊道,“媽!你快過來!快過來看看!”

大神痞徒的戰地攝影師手劄-